通化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疯狂面膜背后的微商江湖暴利引发混战

发布时间:2020-02-25 13:14:30 编辑:笔名

疯狂面膜背后的微商江湖:暴利引发“混战”

地铁的广告牌正在为即将举行的微商诚信誓师大会造势。

原标题:疯狂面膜背后的微商江湖

央视曝光朋友圈面膜乱象后,微商再度引来聚焦。

从去年初开始,微商以星火燎原之势席卷全国,微商概念逐渐兴起继而被认知,而面膜的营销则是微商中为庞大而又显性的现象。

疯狂的面膜正是当下微商迈向狂热状态的缩影。春节过后,广州几场微商论坛将微商创业再次推向,微商从化妆品逐渐外延至保健品,新一轮的混战蓄势待发。品牌商、总代理、一级代理、二级代理尽管涉嫌传销争议不断,但无碍微商继续行走在高增长的区间。

广州,这个全国的化妆品制造、批发基地正在经历一股微商旋风。耗时一个月,以面膜为调查样本走近、花都的化妆品行业,试图探寻面膜热销背后的微商真相。

质量安全的担忧

一直以来,不少人的朋友圈被面膜占据。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时期,在上市的面膜品牌达近千种。但据调查,微商面膜,大部分是三无产品,尽管都宣称有各种质量检查报告。

微商面膜的质量问题频被曝光。负面案例包括长痘、发痒,有甚者用完后还长出了胡子。

朋友圈被面膜占据,这是去年至今的事实,而且越来越多的明星为微商面膜代言或推广,让这个市场更加炙手可热。

你完全不知道这些面膜来自哪里,知道的是,你的朋友圈好友推荐,效果不错。据国内化妆品机构的不完全统计,去年时期,在上市的面膜品牌近千种,而到今年有所减少,仍有三四百个品牌占据朋友圈。一名不愿具名的微商人士称。

阴雨天,广园西路美博城,前来谋求交易的人络绎不绝。在这个全国知名的化妆品集散地,很多商户都打着微商、电商的名号,声称可以帮忙代工、包装、出具检验报告等一条龙服务。某夫人面膜批发店,该店负责人陈女士向招揽生意:除了常规的批发,我们也做微商,长期合作的都有10来个,都是他们创立的品牌,大的每月可发出近几万盒,按照一盒5片计算,这是超过10万片的订单。如此庞大的出货量,质量能否保证?大同小异,没什么大问题,你想低价就用40元一桶的原液,效果好一点的要120元。她说。

某面膜品牌二级代理微商孙宏(化名)说,微商面膜,撇除假货因素,大部分是三无产品,尽管都宣称有各种质量检查报告。但是实际生产的货品怎么样,只有那些小作坊的阿姨才知道。他直言,大大小小上千微商面膜品牌,为了在初期获得明显效果和受到市场青睐,绝大部分都涉嫌超标。为了打开市场,大部分面膜都在化学添加剂上动手脚,某个指标上下浮动大一点,使用者的效果就有很大的差异,尔后,副作用爆发的风险也随之增加。

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曾有个叫beautiful meaning的品牌, 一个月号称进账6000万元。由于其上游工厂不固定,无法监控生产流程,导致质量不过关,退货率达到六成,货根本无法落到终端,而该品牌两月后便销声匿迹。

市工商局数据显示,从2014年4月1日至今年4月,共接到有关微商的投诉、举报近500宗,其中便有涉及质量问题、不能退货的案例,约只有1/3能找到被诉方(有注册的个体户或企业)。绝大部分都是主体不明,即个人与个人交易,难以适用新消法。相关人士透露。

不超标效果不明显,效果不好,市场很难打开,那就更加没人知道了。孙宏说,从去年微商面膜营销来看,市场极其火爆,无论是怎样的面膜,经过宣传后还是有人前来进货,因此,也造就了很多捞快钱的企业和团体。

暴利引来的混战

从几毛钱到十几元一片,高额的利润引来工厂和品牌的追逐。就是乱局!业内人士发现,今年以来,化妆品企业还在持续涌入微商行列。

花都迎宾大道,被称为全国微商思埠集团。门口又挂出新品面膜广告,售价268元。你很难想象究竟有多火,即便我是吴总秘书,连我都拿不到新款的货。面对采访,自称是董秘的女孩迫不及待表态。

50公里开外,天河东圃的创业社区,酷友络技术公司CEO胡杨向团队布置微商计划。10多年前,作为互联个人站长的他,此时又把目光投向微商,欲借此助专业市场卖家转型。对于面膜迅速在走红现象,他总结为:高频购买、高毛利以及针对女性。具备了这三点,想不红也很难。

而高毛利则是令人们前赴后继的根本原因。尽管面膜在上报价100多至200元一盒不等,但在集散地的美博城,品类繁多的面膜可是白菜价。

天使批发店在尹边村有自营工厂,负责人张经理表示,一片面膜批发价只有2至3元,数量大可以获得更大的折扣,订做合作5000片起算,工厂按照原液、布等材料收费,客户也可以自备原材料。好一点的平均单价不到2元。他说,与他们合作的微商,在拿货后基本以翻倍的价格转手。品牌传播力一般的,也得七八块一片,落到终端价格肯定还得往上走。他又向打包票。

胡杨说,面膜制造技术在国内已经相当成熟,一张面膜从家庭作坊和标准化妆品厂产出,外观上差异不大,正由于产业链的日臻完善,面膜制造的成本进一步走低。相比起市面动辄上百元1盒(5片)的面膜,国内质量的面膜成本价也不多一两元一张,而较差一些的更是只要几毛钱。他说。

从几毛钱到十几元一片,翻数倍的价差意味着有利可图的巨大空间。从单张面膜利润来看,中间可以塞进多少层分销,多少个团体及个人,根本无法想象。胡杨表示,这样的价差在微商面膜品牌里,远算不上罕见。

高额的利润引来工厂和品牌的追逐。

胡杨记得,去年夏季面膜期时,里不少于300个面膜新品牌扎堆上市,令原本开始滞涨的面膜市场有点吃不消。互联创业者老孙说,去年,他的一名拥有微型工厂的朋友也投身微商,试图从自产兼营自销,但是市场上没销路。压货几成常态。胡杨称,在相识的微商中,均有过压货经历。

就是乱局!思埠集团董事长吴召国发现,今年以来,化妆品企业还在持续涌入微商行列。而在去年同期,只有三四个面膜品牌。去年年底,面膜淡季时,竟然还有大批面膜品牌在上市,有点不可思议。

近日召开的中国微商达人秀论坛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大约1000万人做微商,开有1000万家微店,年交易流水约650亿元,其中朋友圈微商400亿个,微店150亿家。

现在还有大量的厂商再造品牌,打了时间差重新投入市场,小白都以为是创业财富盛宴,渴望成功的心理正好迎合了某些圈钱者。出一个品牌捞几百万,两三个月就倒闭的事例还少吗?一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如是说。

代理模式的助推力

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操盘手其实一盒都没有卖给消费者,仅仅是下面的代理商体验完,就有巨大的利润。从这一点来看,就不难理解微商涉嫌传销的争议如影随形。

李小姐花了一万元买了几十盒面膜,按照上家的说法,面膜的售价在198元,她还有近1倍的利润空间。不过,她发现面膜包装粗糙,名气不大,销售很困难。上家告诉她,微商面膜不讲究包装只讲究效果,要致富就招代理。于是李小姐开始在朋友圈刷屏,上家发什么图,我就粘贴过来,同时以148元一盒的价格招揽代理。

去年是微商元年,也是所有微商钱的一年。孙宏与微商面膜的交集要追溯到去年4月份,河南的一名服装批发的老顾客要求他们找欧蒂芙面膜(思埠的前合作伙伴)。说是广州的产品,要是找不到,就别在广州混了!

从事服装批发、不熟悉面膜行情的孙宏花了好几天,跑遍整个广州找欧蒂芙,这包括美博城,新市的护肤品写字楼,但无果。5月,他偶然在朋友圈看到欧蒂芙的区域代理,很快就开始了初步的合作,当时纯粹是为帮助老顾客拿到货。孙宏透露成为微商的初原因。

10片一盒,48盒一箱,以80元每盒的价格拿到了几十箱面膜。孙宏卖给河南的客户95元,该款面膜建议零售价为198元。15元的利差也是这款面膜分销层级的级差,在授权代理的生态中,你通过谁接触到品牌,你只能成为谁的下线,这是行业的约定俗成。孙宏说。

美博城的艾斯莉娅面膜刚上渠道。经理娜娜正在招揽代理:的总代先交5000元押金,拿货价30元一盒,首月要求拿货1000盒,以后每月固定出500盒以上。总代的下一级是一级代理,按金3000元,货价38元,首月拿货500盒,以后每月至少300盒二级代理后不再收取按金。层是品牌顾问,5盒起,每盒78元。

娜娜说,全国零售价128元,但这是基础价,落到终端至少128元,如果你能卖高此价,那就是你的本事。她说,在湛江某大学的一名学生交不到3万元做总代,每月出货1、2万盒,已是校园的风云人物了。现在是面膜旺季,市场很大,得看你自己有无渠道,能不能炒起来。

孙宏表示,追根溯源,代理模式只有源头赚得更多,底层基本不赚钱。这也是为什么朋友圈迅速出现n多产品的重要原因。只要有新产品,微商就挤破头去做总代,管你货品怎么样,先占个总代位子再说。他举金字塔的例子:一款产品操盘手招募100个总代理,要求每个总代理招募100个一级代理,总代理要求一级代理每人要招募100个二级代理,每个二级代理要招募100个三级代理。比方设置到三级,三级代理的基本要求是体验一盒面膜。如果一盒面膜每一级赚10元,那操盘手一盒都没有卖给消费者,仅仅是代理商体验完,就有10亿的利润,到每个总代的手中就有1000万的利润,到一级代理手中有10万的利润,到二级代理则仅有1000元。他说,从这一点来看,就不难理解涉嫌传销争议如影随形。

吴召国发现,传统老板对微商的渴求度,就像几年前次看到双11数据时的狂热,他们急需操盘手。由此而生的炒货团、意见大咖也粉墨登场,造成了行业乱局。一部分人是职业炒货的,三五个人注册公司,申请商标,找工厂生产,然后到处营销推广包装,找高级酒店开论坛,拉几十人前来捧场。他说,到论坛的人信以为真,出钱购买总代。为了获得盈利,他们又各自组织类似的论坛,出售区域代理或者二级代理等,导致恶性循环。

一般的小品牌,没有广告,没有认知度,根本没有市场,仅靠炒作出来的庞大经销商根本无法支撑。极速膨胀发展,经销体系不健全,层级、人数过多造成价格失控。一名业内人士表示,某十岁品牌的式微就是典型的案例。去年涌入的面膜品牌上千,但今年回头再看,80%已经消失。"

迅速布局的巨头

春节后,微商、创业、财富等充斥着朋友圈和茶余饭后。微商开始发生演变,从化妆品延伸到保健品,从无牌产品到传统品牌入局。国家电子商务立法及起草专家马科说。

近,经理马海洋密锣紧鼓准备前期宣传和产品设计。

马海洋所供职的远东药业集团已经在广州成立摩尔云商公司,并在CBD高德置地广场重金租下近半层楼面,大肆招兵买马进军微商,剑指保健品领域。远东集团是一家隐形企业,蓝莓种植、五味子种植、双孢菇种植均雄踞亚洲宝座多年,年产值上百亿元。

今年初,在会议期间首次提及:微商很有意思,这个才刚刚起步,希望很多合作伙伴去做。这被微商业界解读为:微商将成为电商新的风口,也将成为腾讯挽回电商颓势的绝好机遇。

春节后,微商、创业、财富等充斥着朋友圈和茶余饭后。微商开始发生演变,从化妆品延伸到保健品,从无牌产品到传统品牌入局。国家电子商务立法及起草专家马科说。

先有传言哈药集团哆啦瘦身产品试水大微商市场,后有传言塑身品牌婷美内衣、雄踞《非常勿扰》多年的护肤品牌韩后、化妆品百雀羚等入局,动辄投资上亿元,大有呼风唤雨之势。而广东本地健康元集团(太太口服液),广药王老吉也在蠢蠢欲动。

不仅如此,在微商一片唱衰声中,大型电商平台已经逆势而动,迅速布局。京东旗下拍拍微店发布10万微商合伙人招募计划、微商特训营全国巡讲计划,苏宁则鼓励员工开微店,国美也抛出10万微店计划。

这种模式表面上依然是个人在朋友圈刷屏,但产品、物流、售后都有大型电商支撑,实际上微商已经脱离了个人代理,开始进入分销模式。苏宁总部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向表示,苏宁微商不是传统微商,而是一款苏宁易购在的App应用,员工可以通过该应用把所需的产品上架,并依靠自己朋友圈推销,然后由苏宁发货、保修。我们鼓励打造个人特色的微商,比如美丽达人、电器专家等。一位已经在上开辟微店的苏宁内部员工表示,只要用自己的苏宁工号、密码,进入专属App之后,就可把商品上架转发到中,商品卖出后可获得一定比例的佣金。据了解,目前50%以上的苏宁员工已开通苏宁微店,微店达9万家。但我们还在内测中,没有完全推出市场。前述负责人说。

业内人士分析,微商行业准入门槛低,发展快,泥沙俱下的微商市场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捞一把的心态也引发了假货、传销、诈骗等行业弊病。巨头的进入正在改写微商生态,这让人联想起淘宝。大品牌杀入电商领域后,凭借强大的供应链、完善的服务体系,小企业、小品牌被淘汰出局。

微商意见龚文祥对此表示乐观态度,他认为,一些管理措施的出台正在引导微商走向规范,争议不断的微商可能进入新一轮的更迭。

变化正悄然发生。2月,官方次专门为微商(朋友圈微商)设置专门的功能:收钱不发货举报;3月,推出新功能:提醒用户如果对它的内容不感兴趣,可按头像设置权限。近日,全国工商联美容化妆品业商会颁布了被称为微商标准的首部《中国化妆品微商标准(执行草案)》,试图先从行业明确微商的资格,然后维护消费者的权益和整理微商市场的秩序。

远东医药集团准备将一款保健品送到上试水。行业正在进行新一轮的洗牌,这就是机遇!马海洋依旧对微商充满期待。

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惠州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宝鸡妇科医院那个好
江苏手术治疗牛皮癣
浙江治癫痫病的专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