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广标破产引发合资质疑中支柱

发布时间:2019-04-15 12:02:50 编辑:笔名

【编者案】历史是现在与过去之间永无止境的回答和交换。重新回到历史现场有助于我们理解过去、认知当下和眺望未来。《中国汽车4十年》通过国内40位媒体人对我国汽车业改革开放以来的40件大事的回顾和还原,出现出中国汽车业发展的一段真实历史。全书分为四个版块,分别为破冰之举支柱驱动家国改变格局。本书全文由通社首发连载,也可关注禾颜阅车公众号浏览。

【接上期:广标破产引发合资质疑(上)】

狮子起落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广标成立之初,是美好的。

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广州汽车工业开始走上快速发展的轨道,沐浴着春风的广标,在正式签合同之前,已开始以CKD方式组装504轻卡和504旅行车。到了1987年北戴河会议以后,广东捉住机会,乘势而上,将美丽皮卡变成了标致轿车。

1989年9月11日,广标505SX轿车正式投产,这让广标迅速步入黄金时代。其实,505的车身由的设计师宾尼法瑞纳设计,有着浓郁的欧洲车风味,外形也较当年的桑塔纳时尚,因此一推出,便成了众人哄抢的香饽饽。广标出生在良辰,投产之时,全国轿车制造正盘跚学步,上海桑塔纳的生产规模未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一汽奥迪的产量也甚少,天津夏利又被厌弃太吝啬。广标505无论是驾驶感受还是乘坐感受,与同级竞品相比均有表现,因此大大刺激了消费者的购买愿望,成为中国早的家用车,乃至一度出现了一车难求的局面。

雄狮快速突起,广标一度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到达16%,市场前景一片看好。1993年,以广标为主体业务的香港骏威投资有限公司在香港证交所挂牌上市,一次融资达4亿多港元,轰动一时。

广标不但为广州带来了经济效益,也收获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屡次受到国家和省市有关部门的表彰。然而,好景不长,雄狮很快便变成病猫。从1993年下半年起,由于情势的变化,作为我国汽车工业3大三小(3大指一汽、二汽、上海;三小指北京、天津、广州)之一的广标开始走下坡路,车辆积存滞销,并引发资金链紧张。加上当时汽车走私比较利害,上海桑塔纳、一汽奥迪、天津夏利、北京吉普等产品相继出现积存,而基础比较薄弱的广标情况尤其严峻,从1994年开始出现亏损,而且每况愈下,到1995年成为全国工业的第二大亏损大户。

在这类严峻情势下,广标和广州汽车工业何去何从?1994年6月4日,时任广州市长的黎子流召开市长办公会议,决定成立广州市人民政府汽车工业办公室,赋予其行政职权,专门负责全市汽车工业的计划、协调和组织实施工作。同时,黎子流和广州市副市长伍亮屡次带队去北京向有关部委汇报,要求中央再给广州一次机会,支持广州加快汽车工业的发展。

1994年中国汽车产业政策出台,对整车提出了40%的国产化率要求,这对大量依托进口零部件的广标而言是当头一棒。根据这1政策,到1997年如果广标不能到达15万辆的生产范围,它将被淘汰出市场。

为了扭转广标的被动局面,广州市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领导班子亲力亲为,调剂机构,张罗资金,扩大产量,大抓销售等,想方设法解救广标,希望可以打一个翻身仗。惋惜,广标的大势已去,财务堕入窘境,企业信誉受损,产品滞销,加上产量少、车型老、质量不稳定、维修服务差、配件贵等,不论怎样努力,始终无法复生。到1997年,广标的销量滑到1000多辆,累计负债达29.6亿元,而其资产是26.3亿元,出现资不抵债。贫贱夫妻百事哀。面对烂摊子,广标中外股东终究撕破脸,行至离婚的地步。

为什么倒下

赶了早集的广标,从红火到死火,其遭受使人扼腕叹息。

为什么上汽大众的桑塔纳行而广标却不行?上海、广州两个项目几近同时起步,常被拿来比较。上海汽车工业也并不是风平浪静,但终究化险为夷,桑塔纳与一汽-大众的捷达、神龙的富康三款轿车脱颖而出,成为20世纪90年代国内轿车市场里老三样。至今,桑塔纳和捷达仍然活跃,是轿车市场里的常青树。

情势与机遇是公平的,广标被淘汰出局,既有外部的因素,又有内部的因素,原因扑朔迷离。上汽大众以上海为基础去展开配套,当时它利用很多国家的政策,其中有一条是很重要的,那时国家正好鼓励军转民,并给了航空工业很多的资金,上海原来有很多航空部的工厂,就利用那个时机引进汽车零件生产线,转产汽车零件。上汽大众灵活地利用了这一有利条件,使上海的全部零部件配套和国产化有了一个好的平台。而广州却没有用好这些政策,广州以及周围其他珠三角城市主要以轻工业为主,汽车制造配套体系薄弱。乃至有人说,广州只会做些小生意,不会弄大工业。当时,有机械部的领导来广东视察机电时曾说过1句语重心长的话:广州这边工业满天星斗,但是没有月亮。

主编点评

广标出局教会了甚么?

广标出局是广州的痛点,说大一点,也是污名。即便是今天当作忆苦思甜来夸耀也未必光彩。由于,这是对违背规律和初衷的惩罚。好在上帝眷顾广州,给了纠错的机会,但不等于以后不会犯错。

广标的荣幸就在于下手早,还没有对手,没下功夫就捞到了好处,将皮卡变成轿车的聪明,抓住了汽车需求饥不择食的机会,一俊遮百丑。但是,不幸也就在于此。一旦受政策和市场的波动就显出原形尝到了没有零部件基础的苦头,同时也暴露出上汽车项目准备不足的缺点,少与上海上轿车项目的初衷相距甚远,起步就决定了未来的命运。

业界常拿这两个项目作比较,旨在阐释,发展汽车产业必须遵守规律,合资只是手段,建立自己的汽车制造体系和研发能力才是关键。不能本末倒置,急功近利。由此告诫,汽车竞争也决不仅仅是产品竞争,而是体系化竞争。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国产化。广州把上轿车看做了单纯的经济项目,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构建先进制造业的机会,而上海则把它看做改造行业的抓手,捏住了命运的咽喉。出发点不同,结果也就各异。当广标构成年产15万能力时则被无情地淘汰出局,而上汽大众形成年产20万辆时则已全部国产。他们的得失之间就在于初心和战略。

由于有了这样的教训,广州再次抓住更换合资对象的机会,摒弃以往的思惟,从关注品质和商品力入手,用起步就与世界同步的策略,于对手,并以经济范围绝地反击,开始复盘,以小博大,重视体系能力建设,遇上大势,没有掉队,创造了广汽高速发展的奇迹。故有人说,祸兮福所倚。但仔细斟酌,这不都与检讨回到发展汽车的初心有关?(颜光明)

【未完待续。本文节选自《中国汽车4十年》,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主编:颜光明、钱蕾、王参军。撰稿人李溯婉,从事媒体工作18年。2004年加入《财经》,现为高级。本书全文由通社首发,也可关注禾颜阅车公众号浏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本文图片均来自络】

胆囊炎如何治疗
吃花生能防中风吗
维生素D滴剂十大名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