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快播案公审王欣与时代的一场虐恋iyiou.com

发布时间:2019-03-11 15:36:43 编辑:笔名

快播案公审:王欣与时代的一场虐恋

文/李儒超

一、

一个人如果带着偏见来看问题,他会产生无数的错误。

说出这句话的王欣,正坐在被告席上。这番言语谈不上掷地有声,但似保有几分威严。不过,淡然的神色还是难掩憔悴的面色,一年零五个月的关押,在他脸上狠狠刻上了一笔,但幸好,没把这个男人刻成一个单调的符号。

而此刻,互联上正掀起一阵快播保卫战。公审开始后,人们重新同情起王欣,王欣无罪的声音也此起彼伏----他们传唱着王欣在被告席上的精彩语录,藉以怀念有快播的那些年岁。

即便他们对他除了创建快播之外的事情一无所知。

在舆论中,王欣成了快播案中显眼的一个符号,即便这个符号比起他本人显得僵硬许多。在被时代绑架并被推上风口浪尖、而后又被其抛弃的现在,时代又裹挟着悲情英雄的称号,送给了身陷囹圄的王欣。

我们甚至无法说清,到底是时代辜负了王欣,还是王欣枉费了时代。

二、

舆论归舆论,在法治国家,定罪王欣必然需要走司法程序。

案件核心的争论点在于证据。王欣辩护团队将证据的纰漏归结于以下几点:

1、作为公诉方物证的四台服务器,由第三方公司文创动力进行提取鉴定。但文创动力鉴定的对象由于是服务器转到硬盘上的资料,所以无法确定提取的四台服务器就是原来的服务器;

2、公诉人根据服务器上时间来证明服务器就是原始被查封服务器,但服务器时间是可以被修改的;

3、公诉方的份鉴定与第二份鉴定反映的物理特征不一致,例如每块硬盘的容量都发生了变化,服务器可能被人动了手脚;

4、文创动力在为公诉方服务的同时,也为快播的竞争方乐视有合作关系,存在利害关系。

公诉方对于这些质疑的回应也显得颇为业余,不仅将服务器时间拿来作为证据,之后还将IP地址作为服务器没被动过手脚的证据,这些很容易被辩护方驳倒。为重要的是,从证据封存到鉴定,全程并没有规范透明的程序,这也让这份证据的可信度大为降低。

退一步讲,即便这份证据从源头上没有问题,辩护方认为四台服务器所能说明的事实也颇为有限。

王欣表示,四台服务器上21251段淫秽视频虽然占有甚至是太阳;错过了春花总视频数量29841段的7成,但由于这四台服务器在整个快播的服务器中占比很小,其淫秽视频的数量在整个快播视频中占据的相对比例也是不大的。

而公诉方所采用的四台服务器并非统计学中的随机抽样,所以很难将这个单一样本反反映的问题扩大到整个样本库,其参考价值也有可能接近于零。

这些硬伤都使得公诉方试图击垮快播的工具略显无力。

此外,王欣还坚称,事实上,四台服务器属于用户使用P2P服务时的缓存数据,并非快播自己的数据。而P2P本身是一种点对点的服务,快播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介入到内容端。

三、

案件的第二件关键问题在于快播在整个淫秽视频传播中扮演的角色。

按照王欣的说法,快播提供的是技术,技术不会去顾及视频本身是什么内容。更确切的来讲,快播通过相关技术和工具搭建了一个广义的视频平台,但自己却不生产内容,这和提供商家工具和平台的淘宝颇为类似。

但上的另一个比喻,快播只是刀,怎么用刀快播没有,却有些站不住脚----有人参与的平台和工具,的确理应和冷冰冰的传统工具不尽相同。

所以笔者更愿意用淘宝来类比。和快播更相似的是,淘宝也一直被人诟病存在假货。

这其中就存在一个问题,平台上的东西出了问题,平台方就没吗?

答案可能也是否定的。比如在淘宝,如果淘宝用户买到了假货,淘宝一般也有着连带,即便假货的出处不在于淘宝,但平台方往往应具有监管的义务。

不过,也仅仅停留在监管层面。

在公诉方看来,快播并不仅仅是一个工具这么简单,而是完成传播行为的传播主体。这种逻辑和在淘宝发现假货,相关机构断定是淘宝自己指使卖家卖假货几乎是一样的。

进一步来讲,公诉方的这种认定将平台的可能会有所扩大化,平台到底是被动监管还是主动传播,这一界定有可能会带来十分深远的影响。

事实上,从快播呈堂的证据上看,快播内部有一个110系统,屏蔽站达到4000多家,相当于国家相关部门70多个月的工作量。数据角度上讲,快播的确已经行使了平台监管权,只是监管落后于技术发展,并没有将这类视频一打尽。

而公诉人则认为,既然知道无法全部监管,为何不转型?

这句话此后也成为诸多友调笑公诉人的谈资,但事实上,这句话并没有说错。如果快播没有被查封继续发展下去,的确有可能因无法全部监管而被迫转型----从迅雷的发展路径上就能可见一斑。

监管不力势必会带来代价,无法承受便意味着转型,虽然道理上说得通,但这取决于平台本身的决定,如果认定出了问题就得转型应当是一种必然行为,有可能就会成为笑话。辩护人也以天天短信诈骗,咋不要求中国移动转型反唇相讥。

而技术层面存在的优先性,如果被相对滞后监管强制束缚,本身就会成为一件悲哀的事情。

四、

然而,即便不考虑公诉方存在的上述纰漏,但快播无罪真的能站住脚吗?

这个答案可能也会是悲观的。快播的原罪来自于色情和盗版两个层面,前者也是近几日公审的核心话题。在公审中,证据层面和扮演角色方面,王欣和他的辩护团队已然成功在舆论上占据上风,因此,我们可以先假设公诉方的证据不成立、快播平台不应对内容负有主动传播。

排除以上干扰因素后,我们依旧会发现,全中国绝大多数的色情站都直接关联到了快播的播放器上,而快播仅仅只是提供了播放器技术-------这一说法还是显得有些诡异而单薄,因为,这一事实成立的前提是,快播需要在技术上远远于竞争对手,不能只于一点,而是远远,否则,不可能有那么高的占有率。

这种考虑,也正是公诉方指控王欣的初衷。只是指控方在寻求证据支持的层面,似乎并没有走对路。

有业内人士告诉,在快播发展快的几年,快播的确是有意贴着AV发展----在提供给站长的视频库工具和后台中,虽然快播自己没有建立色情视频库,但对于一些视频提供方创建的片源库刻意选择了视而不见。

而这种源头上的监管,对当事公司往往是容易但对于监管机构来说是难以介入的。该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王欣一开始就不打算贴着这类视频走,色情视频起码不可能会像前几年那样四处泛滥。而快播笃定平台方承担的会相对小,这也是快播终出事的重要原因。

甚至,有消息称,在快播发展的草莽期,快播播放器还与这些色情站存在业务上返点合作。这种传闻若是被坐实,比起近期被公诉方的指控,很有可能会为王欣带来真正的牢狱之灾。

但事实是,这类证据的采证难度远远高于想象,尤其在已经离快播倒闭已过去许久的现在。

况且,包括当年那些站长在内,并没有什么人希望王欣倒下----一个行业的探索者,想要完全干干净净的发迹,在普通民众的认知中就很难想象,进而王欣们也很容易获得谅解,即便这从法律角度上讲会显得相当勉强。

五、

原罪的另一端是盗版。虽然在王欣的此次公审中,涉黄才是主角,但盗版问题在此前快播发展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丝毫不亚于涉黄。

而被误会为是举报快播罪魁祸首的乐视,其实是更早些时候快播版权案的举报者。在2012年,乐视共取证了快播500余部侵权作品,并向国家版权局进行投诉,2013年国家版权局责令快播停止侵权行为并处罚款25万元,该案已于2013年12月27日终结。

由此看出,乐视对快播的举报只是一次常规性的版权举报。

在中国,视频行业从盗版时代走出不久,大型视频公司一边在引进正版,其法务团队同时也紧随其后向相关盗版平台发律师函。这再正常不过。

回溯到那个几乎没有正版的年代,快播这类工具由于具备一定播放和下载优势,相应的获得了更好的用户体验,从而一飞冲天。类似的还有迅雷、暴风影音、风行等诸多平台,只是快播实在,成为了代表那个时代的符号。

可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民严重缺乏正版意识,快播让民更快更流畅的看到视频即是正义。这种被称作原罪的行为,是放到如今而言的,当年,真的谈不上是罪。

快播错的是,时代变了,它却没有紧跟上。王欣坚持的技术信仰,并没有帮助它摸到时代的脚后跟。

六、

王欣的未来可能并不明朗。但无论如何,我们也应当从这场公审中看到某种积极的东西。

按照以往的认知,快播案被公审本身就是一件司法进步。从公诉方在证据环节的纰漏而言,我国的司法流程依旧有很大的改进空间,相关部门敢于将这类热点案件拿出来公审,就意味着会面临诸多社会舆论上的压力。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互联上对王欣充满着无限的同情,不少人喊出了今夜我们都是快播人的口号;同时,上对公诉方却充满着冷嘲热讽,而公诉方一些表述甚至在社交媒体上被屡次拿来开涮。

在这种案件背景下,还能让普通民看来法庭上的一来一回,显得尤为可贵。至于终的审判结果,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可能不会太糟糕,透明的司法会给予王欣一个公正的评判。

这样的结果,也将会是整个互联业界希望看到的。

而对王欣来说,这场战斗虽不是他人生的盖棺定论,但其结果将会为这些年与时代谈的恋爱划上一个或完美或不完美的句号----在盗版盛行的时代,王欣被时代所成就,而后时代的变迁又让王欣无所适从,终让其落在了时代后面。

一切似乎都没由得了王欣。王欣如同冲浪者一般,随着时代起起落落,他对于技术的执着,仅仅成为了他在时代万变中不变的理由,哪怕此身已被海水淹没,依旧保持着挺立。

有意思的是,在结束这场虐恋长跑的,时代再次送给了王欣一个分手礼-----本只是一个技术男的王欣,终在舆论中被推向了一个高高的位置。即便这种东西,王欣可能并不觉得有什么在冬季即将结束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在一次炮击中儿子被打死了意义。

他想的,可能只是在这场战斗后,踏出这个灰暗世界的大门。门外,是企盼已久的妻子,以及不再被时代玩弄的人生。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UVCA
升级医疗服务模式医疗零售化的潮流怎么来的
2014年西安家居A轮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