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第二十五章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42:52 编辑:笔名

二十五  第二天中午,杜鹃已回到了翠清县,下午要照常上课。  吃完饭,俩人一见面分外亲切,仿佛分别多日的兄妹。杜鹃迫不及待地抓起湘明的两只手,面对面的在草地上任性地旋转起来。湘明宽容地望着她傻傻地笑。杜鹃被他不冷不热的情绪给感染了,原本兴奋的热情迅速降温,疑惑地问:“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吗?”将两只手放开,湘明说:“没有,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杜鹃半生气地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湘明说:“走吧,中午不练功了,带你去看我练武术!”杜鹃一阵兴奋,双手拍掌,双脚一蹦三丈高,嘴里囔道:“好啊!我可从没见过真人练武术,又可长见识咯!”湘明没有说话,牵起她的手就往“山苍树练功场”跑。  来到练功场,他让所有的小动物们都聚拢过来。他首先练了一套湘西特有的“土家拳”。动作虽然不怎么流利,但在场的人和动物都能看出,这种怪异的拳法杀伤力极强,暗藏杀机,而且几乎招招致命,凶险异常。加上湘明自身特有的内功功底,将拳法劲舞的虎虎生风,凶气毕露,周边的草木都跟着风动。在场的动物们都被镇住了,杜鹃也困惑起来,感受到某种不祥之兆,忍不住问湘明:“到底要发生什么事了?你实话说来!”湘明没有直接回答,对众动物们说:“这是我小时候学的一套拳法。因为觉得‘兵者,不祥之器也!所以,五、六年不练了,几乎将它忘记。”说完,双脚跳起,在空中来了一个响亮的“旋子三百六”,足有“横扫千军”之势!停下来后,对众动物们说:“其实,这些对我都不适用。出手,会有让人毙命的危险。你们谁能教我一套即能制服对方,又不怎么伤着对方的拳法吗?”众动物为难起来。杜鹃又说:“你不实话说来,人家怎么教你?”并提高了嗓门。湘明停了一下,看了看大家后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啦,也就是上次篮球赛得罪了‘打人王’不是?他借着‘武术热’,下午放学,会带一帮‘乌合之众’来与我打斗。凭我的本事,他们所有的人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可是我不能伤他们,更不想暴露自身怀有的‘神功’特技,但,又想教训他们一下,正为此事为难呢!”杜鹃问:“他们跟你约好了?”湘明答:“没有啊。我有未卜先知的功能你不知道吗?等你穴脉全部打开了就自然明白了。”杜鹃无话可说。心里也麻乱起来,不是有滋味。  这时,黑子发话了:“师父,不然,我教你一套地道的‘蛇拳’,怎么样?这可是我曾经捕食的整一套本领。只是修行后不再用了而已。你将它改一改,一定很实用。”湘明高兴地接受了它的意见。  于是,黑子便开始教湘明地道的“蛇拳”。众动物都在旁边围观。教授演习的过程很顺利,湘明利用自身过硬的基本功,将黑子“柔顺的险招”,稍作改进,便成了很“友好的招数”,比方说,原本致命的“锁喉绞缠”招数被湘明一改,成了左手“蛇掌”诱敌,右手“蛇掌”迅速偷袭对手左侧软肋处的好招数,即能击痛对方,又【只要把握好力度】不过份伤着对方……湘明觉得这样很好的,几乎所有的招数他都进行了必要的改进,成了一套很好看的“蛇舞”,众动物都被眼前的精彩“弦舞”给迷倒了,欢呼雀跃。杜鹃也不住地喝彩叫好。  临别时,小麻雀还飞到湘明的头上,嘴里嚷喃道:“没关系的,师父,下午我带很多很多的兄弟们去帮您的忙。”湘明有趣的将它接到手上,嘴里说道:“别辛苦了,你们能力小,别冒风险,听话,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不用你们操心。”小麻雀不服气地说:“你小看我们小麻雀。”众动物都被逗笑了。  走在回程的路上,好长一段路俩人都没说话。还是杜鹃先开囗了,以关怀的囗吻说:“湘明哥,有件事需要交代你一下,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他们可是一群地痞无赖,你还是要处处小心一点为好。”湘明感激地望了她一眼,说:“谢谢!我明白。我会注意的。”杜鹃又紧走了几步,疑惑地问:“这种事情你怎么不告诉班主任或校长?让老师来处理,好好地教育他们一下,不是很好吗?”湘明答:“没有用的。首先,事情还没有发生,不是吗?只是我有‘特异功能’才能预先知道。有所准备。要是常人,能知道吗?搞不好会意外地被他们痛扁一次!其次,现在正‘武术热’呢,你回学校看一下,似乎一夜之间冒出了许多‘练武’的“高人”,学校里常有人比手画脚的。这两天,打架的事情一下子多起来,老师正头痛呢!——这就叫模仿的效应,影视的魅力。今后的校园环境还会变得更加复杂,能处理的事情还是自已处理为好。”停了停,他又说,“其实,我主要考虑的还并不是这件事情,而是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你想想,凡事都有因果,我认为自己是白修习《道德经》了,老子说的好:挫其锐,和其光,同其尘……我是知道这些道理的,却没能做好,不应该!古语也说‘灾祸皆因强出头’。当初参加校篮球赛,我不因年青气盛争强好胜,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长辈也说过平平淡淡才是真。美好的东西总是有人去追求,你夺了‘彩头’总会有人眼红或不服,这样就必定会有事端。虽然,错也许并不在你,但,‘是非曲直’你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理清?理清了你也不划算,就如一个人,去跟一群畜生讲理论,有意义吗?所以,老子的隐晦哲学是非常高明、明智的。怪只怪我自己没能做好。”杜鹃立即说:“我反对你的意见,人总该有上进心的,‘争’有什么错?!”湘明答:“错?当然没有错。但你别忘了,进退有时也是相对的。重要的是:‘无’才是世界的本源,‘有’则是烦恼的开始,不吉啊!”杜鹃无话与对。  俩人静默无声地向学校走去……  上了教学楼,走廊上正有一对学生在打闹,动作都是模仿正规的武术动作,一招一势还真有点象模象样,旁边还有几位同学在嬉笑地望着起哄,俩位同学更来劲了,你来我往地也忘了去早读。杜鹃本想开口提醒一下,看看不是自己班的同学,也不便于开囗,只能从身边走过。但令杜鹃不解的是:难道才离开两天,世界真的变样了?  早读课下课,课堂上爆炸出一个更大的新闻。“小广播”赖伙生将同桌郭嘉莉的一封尚未写完的书信高高举起:“大家来看情书喽!”全班愕然!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他高举着摇晃的“情书”上。郭嘉莉奋力来抢夺,他将手高高举起躲闪着,同时,将信迅速展开高声朗读:亲爱的李连杰哥哥:“您好!我好崇拜好想见到你,如果……”信还没有念完,总算被郭嘉莉以撕烂的代价抢回去了,还用力地推了“小广播”一把,他险些摔倒。全班同学暴发出嘲弄而兴灾乐祸的笑声,郭嘉莉愤愤地骂了一句:“可恶的小白脸、可恶的‘小广播’……”然后就扒在桌面上默哭起来。全班没了声响。没有一个人过去安慰郭嘉莉。大家各自散去。  很快,班主任林老师知道了这件事,课间操时,郭嘉莉被叫到了办公室。同学们都投去探询的目光。  放学后,走在山路上,两个人的心情从来也没有这样阴暗、沉重过。俩个人默默地走的很快,只听得山路上鞋沙摩擦的声响,整个山路上空旷无人,人的心情与明媚的阳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汗隐隐地从俩个人的面颊上冒出,杜鹃终于开口了,一边走一边问:“你怎么看郭嘉莉的事情?”似乎是问话,又似乎是为了打破沉寂。湘没有直接回答杜鹃的问题,嘴里说道:“干脆,我们今天迟点回家,好好地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一边说一边向山角树阴处走去。杜鹃说:“好啊!”也任性的不顾家里人的等待,跟着向树阴处跑去。  到了树阴处坐定,湘明问了一个很意外的问题:“你知道古时候的‘爱’字怎么写吗?”杜鹃没有思想准备,一时语塞。湘明在沙地上用树枝写了一个大大的繁体“愛”字:“‘爱’是用心建立起来的,纯真、特殊的友情;它是需要特别的关护的。现在的许多人或许不明白这一点。”杜鹃茅塞顿开:“简体字让我们忽略了这一颗重要的‘心’。”湘明说:“是的。”;接着湘明又问了一个更奇特的问题:“你知道‘红尘’生活的三大推动力是什么?”杜鹃摇摇头。湘明说:“是‘利、色、欲’。”杜鹃睁大了诧异的眼睛。湘明说:“你不要觉得奇怪,事实就是如此。人们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达到这三个目地。当然,也许我们还小,不应该探讨这个问题。同时,它也是佛道修行要求所应该抛弃的三‘心’。人世间的许多人为‘利、色、欲’常常愿意舍生忘死,机关算尽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人类见到的异性会产生色爱之心是很正常的事,你没看郭嘉莉骂了一句赖伙生:“可恶的小白脸……”说明她很看不起赖伙生。只是这种初次萌发的‘爱恋’之心,如果没有引导好,要出事的。回头再说说董国兴吧,虽然他是被‘黄色小说’给误导而给女同学写信的,但我相信,他对那位女同学情感完全是真诚甚至纯真的,只是幼稚了——这一切都是本性使然,包括我自己对你曾经的友谊追求也有‘色相’的成份在里面。说得难听、明白点,我为什么不会去追求一个长相平庸一点的同学?当然,这有缘份的成份在里面。但也不可回避事实初意。所以,所谓‘异性相吸’正是如此。我认为董国兴当时如果有我一样,我相信他也能得到象我一样的友谊甚至爱情。”听到这里,杜鹃忍不住反问:“你足够吗?”湘明赶紧解释:“没有啦,我只是这么说。难道你不觉得我比他吗?”俩人会心的一笑。湘明马上严肃下来,语气沉重地说:“这一切都会遭到报应的,学生就应该好好专心的读书,过早的涉足不洁的‘情爱’必然遭到报应,这是老天丝毫不偏的定律。首先是董国兴被人齿笑,接着是郭嘉莉成了笑话,再接下来,下午就会有人拿话来污辱我们了,这一切都是天意,逃不掉的。还好,我们的友谊挺纯真的,要不然我们的报应不仅于此。这是一种警示!”杜鹃有些意外、又紧张:“下午真会有人污辱我们?”湘明点点头:“下午的故事中还会有董国兴出现。”杜鹃更加诧异,张大的嘴巴没有发出话。湘明友善地说:“下午你就回避一下吧,别跟我走在一起。”杜鹃倔犟地说:“我倒愿意见识一下这个特殊的场景。为什么要回避?”    下午放学出了校大门,湘明小声对杜鹃说:“我们走快一点。”杜鹃会意地加快了脚步。几乎同时,董国兴从身后急赶过来,气喘吁吁地对湘明说:“你们赶快跑吧,八班的魏峰正带了一帮弟兄,商量着要来找你们的渣子,被我听到了。”湘明看了一眼杜鹃,笑起来说:“谢谢你了,国兴,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先走开吧,省得等下连累了你。”董国兴说:“不,他们人多,或许等一下我还能帮上你们的忙。”湘明犹豫了一下:“那,我们就快点走吧,他们自然会追上来的”  来到离码头不远的堤岸上,这儿人少,地处也稍宽阔。魏峰一伙足有七八个人,气势汹汹,一副杀气地赶上来:“湖南佬,跑的还挺快,该不是知道我要来找你麻烦了吧!”湘明问:“你想干什么?”“干什么?”魏峰接话说,“我早看不惯你了。看你那球场上的神气,我早想扁你一顿,今天爷帮你松松筋骨。”湘明问:“怎么松?”旁边的赖伙朋说:“少跟他啰嗦,上!”说话间,他和赖伙清一起围了上来。董国兴从后面插上来:“不准欺负外地人!”赖伙朋突然惊喜起来:“哈,哈,三班的两个色魔都在这里,卸了他俩!”一起向董国兴围攻上去,没想到董国兴相当灵活,一个避闪,躲过了赖伙朋的直拳,连带一个“扫堂腿”早将赖伙清扫翻在地。在场的人一惊——没想到董国兴也是一个“练家子”!连湘明也意外。魏峰见势,向董国兴扑来,程湘明迅速挡在了两人之间,用“双蛇出洞”化解掉了魏峰向董国兴打来的凶猛的“双风贯耳”全场都意外,看招数,个个都是专业的“练家子”,这可有的一斗!围观的人愈来愈多。魏峰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大喊一声:“大家一起上!”七八个人一起向湘明、国兴围拢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正当这七八个人欲动拳脚时,无数的麻雀府冲下来,将他们拉的一身白屎,引得周边的人哄堂大笑。他们自己当时也傻了眼,鸟屎怎么就撒他们身上,别人身上都没有?魏峰为了面子,只好再大喊一声:“大家再上!”这时渡船老伯跑了出来:“你们也太不象话了,七八个人打人家俩个人,连鸟都不答应,撒了你们一身屎。”全场再次哄笑起来,魏峰气急败坏地冲上去,将老伯用力一推,老伯摔出老远。说:“老家伙,不埃你屁事!”湘明和杜鹃赶紧去扶老伯。这时,一个老汉跳了出来:“你们这群犊子也太不象话了,连老人都敢打!有本事冲我来!”魏峰这时也顾不上许多了,有些发疯似的大喊一声:“上!”七八个人将老汉团团围在中间。湘明和国兴正欲赶过去帮忙。只见老伯双手作抱球状,双手拇指和食指都呈八字上翻打开,如端水状向外一抖,嘴里喊到:“起!”七八个年青人同时翻出了老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周围围观的人却丝毫不受影响,大家傻了眼,知道遇上了高人。湘明和杜鹃定睛一看,原来是上次码头上遇见的老伯,不禁露出了笑脸,他总算表现出了神功!湘明的判断没有错。  老伯对躺在地上的盲犊子说:“我早看不贯你们横行霸道的行为了,也只有你们师父才能教出你们这样的徒弟,有机会约约你们师父,我们好好会会面!”他们爬起来就跑。   共 504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预防睾丸炎的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
哪些原因会造成癫痫病发作

上一篇:一个人的夜晚

下一篇:炎炎夏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