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女子開假茶葉店實干傳銷 團伙受審

发布时间:2018-12-12 15:25:36 编辑:笔名
女子开假茶叶店实干传销 团伙受审 开假茶叶店实干传销 团伙受审 女子开店以卖黑茶为幌子,开展传销活动,并对外宣称其所属公司是国家扶持项目,投资后会有高额返利,吸引多名人员投资黑茶并发展下线,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近日,房山法院审理该案。 以卖茶为由实施传销 据公诉机关称,2014年8月至2016年3月,湖南某茶业公司建立网络服务平台,利用互联网、微信群等各类途径开展“快乐消费、互助共赢”宣传,以设置门槛、还本返利、发展下线会员、团队计酬的方式进行传销活动。自2014年9月起,被告人孙某经徐某(另案处理)介绍注册成为湖南某茶业公司会员,并将自己开办的黑茶店注册成为湖南某茶业公司营销网点,开展传销活动。在该店内,孙某宣称湖南某茶业公司是国家扶持项目,并以投资高额返利为诱饵,吸引杜某等事主投资黑茶并发展下线。另,被告人姜某经孙某介绍后,也用同样方法吸引张某等事主投资黑茶并发展下线。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孫某直接或間接發展下線人員37個人,且層級在3級以上,直接或間接收取參與傳銷人員繳納的傳銷資金數額累計為902萬余元,獲得返利獎金176萬余元,其在茶業公司的會員等級為“榮譽董事”;被告人姜某直接或間接發展下線人員35人,且層級在3級以上,直接或間接收取參與傳銷人員繳納的傳銷資金數額累計為467萬余元,獲得返利獎金95萬余元,其在茶業公司的會員等級為“省級代理商”,應當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責任。 被告人述情況表后悔 庭審中,孫某向法庭講述了茶業公司的營銷方式。她稱自己是通過山東老鄉徐某加入該傳銷公司的,主要有兩種營銷方式,“一種是投資,投資5000元可以成為‘茶客’會員,投資更多的話,相應會成為‘茶商’甚至是‘代理商’等更高級別的會員。另一種是發展會員,就是‘拉人頭兒’,已投資部分資金的老會員每人可以往下發展兩名會員,以此類推,兩名會員再發展其他會員,其他會員再發展更多的會員,拉的人數越多,返利越高”。 孫某供述,茶業公司是有一定的等級管理制度的,依次為茶客、茶商、中級茶商、高級茶商、代理商、縣級代理商、市級代理商、省級代理商、榮譽董事、董事等會員級別,會員根據不同的級別會獲得相應比例的返利,會員級別越高,返利越多。“返利主要通過電子幣的形式返還,電子幣也可以提現,但是公司會收取5%的手續費,大部分時候,老會員在發展新會員的時候,都是通過‘對充’的形式實現,就是新會員直接以現金的方式或轉賬給老會員,老會員按一定兌換比例將電子幣轉給新會員,這樣可以省去那5%的手續費,對雙方都有好處。”姜某向法庭陳述了日常在發展會員中的慣用手法“對充”。 姜某還向法庭交代了公司返利出現異常的具體時間,“起初,返利還是挺正常的,到2016年年初,公司稱要帶級別高的會員到國外旅游,給所有會員放假一個月,停止了所有運營項目,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沒有返利了”。 終,鑒于被告人姜某有自首情節,公訴機關建議房山法院判處被告人姜某五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判處被告人孫某六年以上八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對不起,我們錯了,實在對不住一直以來相信并投資給我們的客戶們。說白了,我們也就是中年婦女,沒什么見識,就想賺點錢,實在沒想到會導致現在的‘血本無歸’。”在庭上,兩名被告人表示后悔。 北京晨報記者 李傲长沙清洁刷钢丝球厂家
西宁化妆服饰道具生产厂家
深圳男式休闲套装价格
真空镀膜机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