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旧爱重生明星的娇妻

发布时间:2019-06-25 17:34:03 编辑:笔名

有*意&书#院 嘿嘿heihei168.com一路西行,由藏地入尼泊尔。一路心心念念寻找那尊被不小心打碎了的佛头,一路掌心托着颈子上那串干漆夹苎的佛珠拜过一尊又一尊的佛像。尽管,她不是信徒,更认不得那些神佛各自的法号和灵验,只凭他们面上无忧无怖的慈祥,便心生善缘。一路行走,一路记录。用一支笔,一台掌控的DV机。随着眼见的、记录的东西潺潺如水流入心田,心中那焦躁的窒闷与疼痛,便也仿佛被成功地置换出去。心,渐渐平静了下来。在尼泊尔颠簸的大客车上,她用嘴叼着笔帽,含笑在笔记本的扉页写下这样的名字洽:《西游记》。咳,别笑,人家认真的啦钤!虽然没有大师兄、二师兄,可是她也与唐僧一样,这样一路西行,追寻的是信仰与心空的宁静。她到了活女神庙,在当地商贩手里买了一块类似馓子模样的油炸食品,坐在台阶上充饥。掐指算来,离开家,已是半年有余。眼前这个神庙林立的广场,她见过。不过却是在前世,电影儿里。身为辛迪加的大小姐,看电影一向是她的自我修养,每年几乎稍有话题的片子,她都会看。于是因为滕华涛的名头,而看了那部《等风来》。那时候正是她心情糟糕的时候,她站在茫茫人世之间仿佛迷失了方向。环望周遭,不是娱乐圈的虚情假意、争名夺利,就是生意场的你争我夺、尔虞我诈。而身边的人,无论是辛子阳、白振轩,和仲、白书怡,一个一个仿佛都各有城府。说着永远无法一次听明白的话,做着让她一眼看不穿的事。她觉得累,透彻心扉的累。尤其,她与和郁的关系永远都在躲躲藏藏中。永远今晚相拥而眠,入睡便沉入噩梦,梦见明天一早就会被人发现……后来渐渐,她几乎养成了对任何人都充满了防备;觉得任何人都有可能戳穿她的秘密……她的心疲惫苍老,累觉不爱。就在那样的情况下,她看了《等风来》。本来听着是个挺心灵鸡汤的名儿,结果看了她就后悔了——片中那女主角的情况比她还糟糕,还一团乱麻。好在画面还算美,再加上总对滕华涛导演保留有一定的期望度,于是她愣是攥着遥控器没有中途停下来。然后,就在她要被那白痴女主角逼疯的时候,情节忽然过渡到了火女神庙,在一堆乱糟糟的厮打和叫骂之后,那位尼泊尔导游忽地一声大喊:“你们中国人,真的什么都不信吗?!”那一声,让电影画面终于出现了难得的片刻宁静。那一刻,她的心也忽然静了下来。是啊,难道这个时代、这个年纪,就真的没有一点点信仰了么?除了想要拼命赚钱,除了每天浑浑噩噩过日子,除了提心吊胆地谈恋爱,除了每天潜意识里抱怨上天、埋怨命运不公平之外……就真的什么信仰都没有了么?于是也许就是受那句台词的蛊惑,当爸妈相继出事之后,她再受不住内心的自责与绝望,只拎起一只行囊,想都不想便直接冲上西行的路。走过藏地,直入尼泊尔。却没能到达这活女神庙来,就在半路的国境线上遇见了小龟。一段生死逃亡。再然后,媒体上传来大明星和郁与骆青柠结婚的消息……电影里的女主角是幸福的,终于等来了心内的风,去吹散心上的尘埃;她自己的,还没来得及多想,她便死在了异国他乡。这一次,她终于可以来到这座活女神庙前。只不过这次全程都是独自一人。脚边忽然有柔软的触觉,温暖的,还有“嗯嗯~”的声响。她回神,垂眸去看。原来是一只小小的狗狗,有着柔软的毛发,一双眼睛又黑又圆,像是两颗小豆豆。它原是被她手中的馓子所吸引,便用鼻尖拱着她的脚踝,向她发出娇弱的哀求。她便笑了,收回思绪,将馓子掰开了摊在掌心,喂给那小狗狗吃。一人一狗将一大块馓子分而食之完毕。她起身朝前走。孰料,那小狗狗却“嗯嗯唧唧”地一路跟来!她回头,它便停了脚步,目光望向远处;而当她回身刚一迈步,那小东西便立马也转回了头,迈开小腿精气神儿十足地跟上来!她只能笑了,停下来向周围人打听这是谁家走丢的狗狗。周围的摊贩却都说不认得,兴许是野狗,只受游人喂养,没有主人的。反正也是一路孤单一人,跟小狗又这样奇异投缘,她便带了它一起走。也算一路多了一个伴侣。她坐下来,点着它的小鼻尖,认真地想了想:“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就像当年给小龟取名字一样——嗯,就叫你小豆豆吧!”能取这个名字,当然是因为它的眼睛。辛欢盯着它的眼睛看,逗着它玩儿,可是逗着逗着却慢慢再笑不出来——她深吸口气,点着它的小鼻尖说:“唉,你的眉毛和眼睛,长得好像和郁哦!”此时方明白,为何一直觉得小龟的眉眼像极了和郁。原本也应该是像的,好歹小龟是白家人,跟和郁有亲缘关系;可是此时将小狗狗的眉眼都看成了和郁的模样——便只能说明,她能觉得相似,不过是因为心底,太多的思念。思念不可动,一动催人肠。她便有些忍不住,冲到了公路边,面对青山碧野,将拇指和食指塞入唇中,用力用力地打起口哨——她不会呼喊他的名字,她更不敢直抒胸臆地想他。她便只打响这口哨。泪眼朦胧里,便仿佛又看见童年的花园里,有个白衣的少年从廊柱后闪身而出,目光宁静地对着她微笑:“你是在找我,我知道。我来了~”她用力吹着口哨,脑海中翻腾起临走之前,她和白书怡将母亲送进医院。焦急的等候过程里,白书怡说和郁已经答应了骆大方与骆青柠结婚!白书怡说,和郁这样做是为了她这个当母亲的,她说你别怪他。她便笑了。她怎么会怪他?之前看见母亲又倒在血泊中那撕心裂肺的一幕,已经让她对上天投降,答应了要走……那么人同此心,和郁为了救他的母亲,不管如何答应骆大方,又有什么错?这样的分开,不是不够深爱,不是移情别恋;而只是受制于命运,只是迫不得已。于是她便更明白,自己该走了。果然,上天在惩罚了她之后,终于肯露出半边笑脸。医生出来说,有一些出血的征兆,但是大人和孩子还都平安。大家都欢天喜地地围过去,她却含笑向病房的方向深深鞠躬,然后,转身离开。前世到今生,她的离开早已轻车熟路。她知道该如何让和郁找不见她,而她也确实再一次成功地做到了。在穿越国境线的时候,这一次再没遇见小龟那样的男孩子,却如约看见了媒体传来的报道:和郁与骆青柠成婚。那一刻用力地吸吸鼻子,可是窗玻璃上还是映出她用力绽开的笑脸。没关系,她这一次已经学会了坚强。.放飞心事,她走回小豆豆面前。小豆豆仿佛以为它自己做错了事,有些担心地瞪着大眼睛望着她。她便笑了,蹲下来再点它的小鼻子:“唉,现在看起来,你的眉毛和眼睛,好像又比和郁更好看了!走吧靓仔,我们去看下一处的风光。”路过一座宝刹,她有机会与大师请教。她有些局促地向大师讲了自己的故事,坦承前世今生。她很担心大师会不会把她当成疯子打出门去……可是大师却只是含笑点头。她便越觉信赖,请教道:“我只是有个心结打不开:我重生而来,本是为了解开前世的疙瘩,想让今生不再遭遇那些的。可是为什么今生明明具体的情形都不同了,可是同样的噩梦一样会来?”大师含笑,只说:“你既是想来解开那些疙瘩,那么今生怎会没有疙瘩?否则,你又何必重来?”“嗯?”辛欢怔住。大师便笑:“……那些疙瘩,本在你心里。”辛欢出了寺庙,心里还在纠结。大师的话她仿佛听懂了,很有所悟;却又仿佛没捉到什么救命稻草。小豆豆同情地抬头看她,她便做个鬼脸:“好吧,我慧根不够,行了吧?”小豆豆还望着她。她无奈了,只好再蹲下来捂住它的眼睛:“拜托,你的眉眼不要这么像小和子呀,行不行!”终是怆然,她抽了抽鼻子:“他已经是别人的老公了。虽然我还是不怎么待见骆青柠,不过——今生的小青青,仿佛没有那么可恶。那我就更不该再去想她的老公了……”远处一帮旅行团传来喧哗笑语。所以当她耳边听见有人笑的时候,她也并没转头。直到那个人实在按捺不住了,绕到她面前来,蹲下来,跟小豆豆用同样的表情和动作望着她:“……你先是把我跟狗做比对,又把我说成是别人的老公。唉,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山间起了风。那风从青山碧野吹来,落到眼前,仿佛都染了浓浓的翠色。飘渺缭绕,宛若轻纱半幅,隔在两人当中。她忽地有些,看不清眼前人的眉眼,不敢认他到底是谁!可是呼吸却自动急促起来,变成哽咽,积成泪水,堵塞了她的眼睛。她本来只是眨眼,却拂下两颗又大又烫的泪珠去!“和郁?真的是你?怎么会是你?!”她小心翼翼地问,生怕眼前这又是幻像,声音大了或者口气重了,眼前的幻象便会倏然飘散,再也寻不见……就如同这半年多来的,那么多次那么多次一样!直到眼前的人轻轻叹息了声,伸手将她抱进怀里,将她的头紧紧按在他心口,心痛地哽咽着说:“傻瓜,当然是我!你走得太久,也太远了,我怕你迷路,找不到家。所以我来,接你回家……”.说是回家,可是和郁却没有直接带她踏上归途,而是逆向而行,从尼泊尔又一路转回藏地。问他原因,他只微笑,说:“曾经有个人说过,想要拍摄一路西行的纪录片。”她娇嗔:“哦,我自己早拍了,何必要多加一个你?”他则眉眼澄澈:“……因为我记得,你在西行的路上,身边曾经伴随着一位眉眼像极了和郁的少年啊。”他说着撩开刘海儿,郑重地凑到她眼前,问:“怎么样,我合格么?”辛欢怔住:“你,怎么知道!”那是前世,只有她与小龟共有的记忆;可是今生小龟已经忘了,只剩她独享才对。可是他,怎么竟然知道!.回到拉萨,路过一间庙宇。路过的游客纷纷说,这间可以求姻缘,很灵验的。辛欢蹙眉,和郁却将她直接拉了进去。僧人送红绳给他们。和郁细心地将红绳两端,系到两人的小指,然后牵着手,到佛前去拜。旧日情景,重回眼前。只不过那一世,陪她来这里的人,是小龟。再相似的眉眼,终究不是心上的人。于是她逃过了红绳,只将红绳首尾系起,朝小龟明丽一笑,问:“你会翻绳么?”而这一次,她心甘情愿地系住了小指,与他一同拜在神前。拜后起身,有僧众召唤:“你们是来自汉地的信众,距离遥远,不方便来往奔波。不如请一尊佛像回去啊。”若是从前,她定不以为意,只当是推销,只一笑而过。可是这次,和郁却含笑应声:“好啊,请大师带领。”那僧人取出一尊佛像。青天湛湛,白云流过,佛像慈眉善目,向他们两人微笑。辛欢不由得一把捂住了嘴:可不就是那尊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曾被她打碎了的佛头!.辛欢:“你不是跟小青青结婚了么?”和郁:“嗯,是说要结来的。只可惜,新娘逃跑了。”辛欢:“嗄?”和郁便笑,伸手拥住辛欢:“傻瓜,如果不是已经有十二分的把握,知道青柠早已心向着你我,我怎么会答应骆大方?那不过是缓兵之计。”“而青柠在落跑之前,要我告诉你:她虽然依旧不服你,但是依旧要祝我们幸福。她懒得继续当我们的电灯泡了,她索性跑了,她要去找个只属于她自己的男人!”.辛欢:“可是你妈妈,又害了我妈!害得我妈腹中的小弟弟,险些出事!”和郁只能笑:“小傻瓜,你又错了。当日我妈妈是在白家,不过她不是去捣乱的,而是去帮忙的。那天我外公听说辛迪加和你爸爸出事,便出门去设法想帮;可是不放心外婆独自在家,便让我妈妈来照应。”“而外婆当日的出血症状是因为看见了电视里的直播新闻,就是你爸爸要跳楼的那一段……外婆情急之下奔进西厢房,那里供着佛像,她要去替你爸爸烧一炷香。”竟然是这样!辛欢咬牙:“可是你妈妈还说什么保不住了,保不住了……”和郁挑眉:“这一节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等回到家,你可以直接去问她。”.辛欢:“……你说你跟和总,带着季梵一起阻击东方家的流通股,是什么意思?”和郁微微凝重:“你听我说,先别担心:所有这一切的幕后操纵者,其实就是东方晓的父亲,东方博雅。”“什么!”辛欢果然大惊。和郁:“这一切,都是岳映天告诉我们的。他原本为小龟卖命,后来觉得小龟对他渐渐冷淡,他情急之下便继续转投一个老板。这时候东方博雅便派人找到了他……他投靠了东方博雅之后,便将小龟的计划与内情都告诉给了东方博雅;以及从小龟那里所知道的有关黑马、嘉和、我妈负责的基金等事情的内情统统泄密给东方博雅。所以东方博雅才会那么有的放矢地从容布局。”“而岳映天被我爸感化之后,他重新回到了我们这边,又将东方博雅的计划告诉了我爸。我爸便按兵不动,等东方博雅将资金全部投入辛迪加之后,我爸再率领季梵,用当初以为在资本市场‘损失’的那笔钱,突袭日出东方的流动股。造成日出东方股价的大幅波动……东方博雅自救不暇,嘉和再趁机重谈辛迪加的控股权。”辛欢听得惊心动魄:“可是你不是说,季梵曾经为小龟做内应!”和郁便笑了:“季梵是曾经受过小龟父亲的恩,但是你也别忘了,他始终都是我的师父……”辛欢欢呼:“原来是假的?!”和郁挑眉:“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兵不厌诈……除了季梵师父,还有一个人也是假的。”辛欢追问:“谁?”和郁笑了:“顾川。”辛欢大愣。和郁点头:“他是当兵的出身,我便让他留意你的房间,以免当时的青柠,或者其他别有用心的人在你的房间里留下摄像头。”“而他与骆大方故意接近,也正是为了后来之需——顾川作为证人,揭发了当初骆大方在竖店‘劝导’他盗取《美人图》剧组商业秘密的事。这件事不大,不至于让骆大方锒铛入狱,但是也足够警示骆大方,算是对他的小惩大诫了。”辛欢长舒一口气:“……明白,虽然这个人坏,但是至少应该看在小青青的面子上。”辛欢垂下头去:“那,大师兄他……”和郁微笑:“放心,我们没有对东方家赶尽杀绝。其实客观来说由东方家来执掌辛迪加也没什么不好。反正东方博雅自己忙不过来,辛迪加只会交到东方晓手里。欢,反正你的相见欢都交给东方晓打理,那就索性将辛迪加也一并交给他好了。”辛欢眼瞳一亮:“是啊,不管东方博雅如何,可是大师兄的人品却是可以相信的!”和郁微笑:“所以我原本要退出娱乐圈,可是为了辛迪加,我也暂时打消这个念头吧。”.两个人谈了许多,将之前的心结一一开释。可是两个人却都默契地略过了一个人:小龟。小龟直到,也没有肯放辛迪加一马,没有肯将原著改编权卖给辛迪加。.其实除了小龟,原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担心。——他们的未来。辛欢说:“既然我妈妈跟老白有了孩子,那我就得看着他们,一辈子都不准他们再替离婚。否则对那个小弟弟太不公平。”她悄然凝睇他一眼:“而我们,也因为小弟弟的到来,而一辈子都不可以结婚——否则,会让小弟弟更为难。他是无辜的。”和郁便笑了,轻轻点着辛欢的心口:“那位大师说得对,疙瘩在你心里。”“什么意思啊?”辛欢蹙眉。和郁轻笑:“你这个聪明的小女人,难道不知道自己总在某些细节上是迟钝的小鸵鸟么?——你认定了你是我小姨,我们不能结婚;可是我请问你,你有没有仔细研究过婚姻法;有没有认清我们的关系究竟算什么?”辛欢毫不犹豫答:“三代以内的旁系亲属啊!属于不准结婚的类别!”“胡说~”他那绮丽的音色又起:“我跟你又没任何血缘关系,谁跟你是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辛欢愣住,仔细再想:“那,那总归该算拟制血亲吧?”“又胡说。”他便又笑了:“就算拟制血亲,也只限制直系的拟制血亲,比方说养父母与养子女之间不准结婚……而你我之间,这压根儿什么都不算!”他含笑攥紧她指尖:“你我之间,没有法律的隔离;所谓的不可,只是纠结在你的心里。”辛欢心下一颤,垂下头去:“可是,总归有世俗眼光。我们会让我妈、老白;还有你爸你妈太过为难。”“是,这个没错。”和郁深深凝望她:“可是他们的意见,并非由你来做主。你现在只是自己在纠结,在想象;你却从来还没正式跟他们谈过,没亲耳听过他们的意见。你现在就说他们不准,是不是太过武断?”辛欢窘了:“还用问么?别人不说,就你妈那人……”他一笑,包住她的手:“可是你难道不知道,前世今生,许多事许多人,都已悄然发生了许多的改变么?”辛欢一忖,可是随之却是重重一惊!“你,你方才说什么?什么前世,什么今生!”.两人回程,却不约而同地又去了一个地方。国境线,密密匝匝的林。辛欢又见到了那块大石,她忍不住落下泪来:“和郁,你给我说实话。你怎么知道前世今生?”和郁依旧含笑不语。辛欢急了:“混蛋,你说啊!”和郁轻声一叹,将辛欢揽入怀中:“……我怎么可能会,让你一个人走?”“你是说……!”辛欢一声哽咽,便再说不出话来。和郁点头,也已含泪:“那时我来晚了一步。你已替小龟挡了子弹。所以黄泉路上我还是慢了你一步——看来我永远是当你跟屁虫的命。无论你去哪儿,我都会跟着你。”林风飒飒,吹动树上叶片。和郁忽然耳朵一耸,伸手抱住辛欢的肩头,两人一同躲到大石背后。有人来。两伙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竟然再次火并!子弹在空气中摩擦出尖锐的鸣叫,好几次都是贴着辛欢的耳朵飞过!和郁用自己的身子死死护住辛欢,而辛欢又如何放心得下和郁的安危!可是两人的藏身还是被发现了。只听得脚步声飒飒,飒飒,踏过枯叶,越来越近!和郁蹙眉,早已做好了因应准备,只待那人距离足够近,他便扑出去抢下那人的枪!只要对方人不太多,那么他就有机会护着辛欢逃生!夺枪顺利,却预估错了弹夹内的子弹数量。和郁只能以仅剩的三发子弹,护着辛欢快逃。后面的人追上来,子弹穿过空气,一粒粒直扑而来!拼命地奔跑,渐渐辨不清方向,辛欢脚下一沉,被一块石块绊倒在地!而身后,子弹宛如穿过凝冻了的空气而来,仿佛都能听见它与空气摩擦的声响。和郁虽然近在身旁,可是却只因为那两米的距离,而来不及比子弹更快地跑到她身旁!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个人影快如丛林猎豹,从地面的落叶里猛然窜起,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辛欢背后!子弹穿入皮肉的声音,熟悉得仿佛就在昨日……辛欢还来不及回头,来不及看清那个人的是谁,可是熟悉的直觉已经让她尖叫!和郁趁机将弹夹内的子弹打向对方,终于将那几个人射杀在地!而辛欢扭身来接住那个宛若凋零落叶般倒向地面的男子……丛林里,辛欢一声痛彻心扉的呼喊:“小龟——”小龟却缓缓笑开:“欢,别哭。我终于,找到你了;终于,不欠你了……”.小龟的遗体被送回他在尼泊尔的家。小龟的母亲流着泪为辛欢讲述了小龟今生归来的故事。她说,小龟这一回走的时候说要去找一个女孩儿,此时看见辛欢,便明白,她定然就是小龟要找的那个人了……清理小龟的遗物,发现了被这叠得板板正正的原著改编权合同。上面已经签好了小龟的名字。在,写着两行字:“这是你的梦想,我却无缘帮你实现了……好遗憾,那我只能将这个梦想归还给你。”“……而你,却是我毕生无法实现的梦了。”辛欢抱住合同,嚎啕大哭!从这两行字便能看出,也许到后来,小龟还是一点点将前世的记忆都想起来了!所以他才会终在合同上签上了他的名字,所以他才会在那宿命的丛林里,将命还给了她!小龟的母亲,还给辛欢与和郁看了一张奇怪的机票。说是从小龟离奇失踪后,再回来的时候,从他破烂烂的身上找到的。机票的日期是2014年,而起始点却是马来西亚——中国……机票后面还写着:“我为什么没有死?他陪着她一同去了,为什么我却要活下来?也许我只有再度找见她,才能如愿以偿地死去,将命还给她……”.小龟的葬礼,和郁将三根亲手削好的牙签摆在他墓前。三根牙签,三个人。一段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的前世过往。那一年小龟的父亲为了报复白振轩的“忘恩负义”,曾经派人绑了年幼的和郁。那时的和郁时时刻刻跟在辛欢身后,于是辛欢也受到牵连。原本辛欢还有机会逃脱,反正她一直都烦他跟着。可是那一回,她却没有自己逃走,反倒坚定地攥住了他的手。两个人被装进一个大木箱,运到城郊。和郁因过分自责和担忧辛欢的处境而渐生了对幽闭的恐惧。辛欢便急得扬声求救,而次跟随父亲手下来到国内的小龟,发现了他们俩……三个幼童,彼此根本不知对方身份。却因为两个男孩子有相似的眉眼,奇异地生出惺惺相惜。小龟见和郁因为长时间幽禁而生出幽闭恐惧,便自作主张放了他们。临走,和郁不知该用什么来酬答。便以跟随外公学的简单针灸之法,用牙签教给小龟刺穴制敌的办法……三根牙签不是代表“我爱你”,而是一段穿越宿命的“在一起”。.小龟下葬的时候,远在北京的宋懿终于接到了小龟车祸前吃饭的那家饭店的电.话。说因为机器损坏而一直调不出的视频录像,已经修复好了,让她可以去取。小龟车祸前究竟经历过什么,一直是宋懿的心结。她取回立即观看:只见小龟独自在喝闷酒,喝着喝着便抓过手机来,一条一条按着通讯录,恨恨地嘀咕:“辛欢?不,我不认识你,不认识了。我不是为你而来的,我再不是了!”如此这般,一条一条将通讯录里的人都删干净。停在一条记录上,他便笑起来:“三叔?哈,三叔!好好,我不再是为了辛欢而来,那我是为了你而来,好不好?三叔,我不删掉你……”视频晃过一片雪花点。再恢复清晰的时候,他又换了一条记录。他仿佛笑了,声音也放柔:“宋懿?宋懿!你是个好女孩儿,你也跟我一样傻呢。爱上一个人,也不管人家爱不爱你,就那么死心塌地投进去……宋懿,谢谢曾经遇见你。不过请你忘记我……”.【尾声】林宁抱着小婴儿,含笑说:“称呼和辈分上是会有点小麻烦——不过这都是对于小婴儿来说的;大人当然拎得清,所以大人就没关系了。”白振轩也是微笑点头:“欢欢,还记得当年我送给你的那件礼物么?实则非金非玉,只有一个承诺:只要我白振轩做得到的,无论什么,我都答应你一个要求——如今,是我还愿的时候到了。不光我,白书怡与和仲也都交给我。有我在,看谁还敢横加拦阻!”.辛欢忐忑不安地站在和仲、白书怡面前。和仲只抬眼望了一眼,“对我来说,这是亲上加亲的好事。法律都不禁止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拦着?傻孩子,难道我比法律更大么?千万别,我们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白书怡终究有些咬牙切齿:“辛欢,我再跟你强调一万遍:我是不待见你妈,可是我也不会害她!她肚子里的,终究是我白家的孩子。你要是再敢冤枉我,我饶不了你!”和仲轻描淡写提醒了一句:“以什么身份不饶呢?”白书怡运了好半天气:“行,如果是以大姐的身份,我倒真压服不住你;不过如果我升你一辈,你就再不敢跟我吹胡子瞪眼睛了吧!”.带着亲人们的祝福,两个人还是选择了赴拉斯维加斯注册结婚。只因为那里的注册手续极为尊重个人私隐,绝不多问什么,更不必出示证明材料。和郁终究身为明星,这样可为他保密。只有两个人,登记完后甜美地分享了一个又大又好吃的冰淇淋。她说好了不要婚礼,可是当晚去吃晚餐,却发现整个餐厅所有的来宾,竟然都是他们的亲朋好友!长生小萌、宋懿刘湘,还有东方晓与鹿冰、禹虹与闻筝……他们都真诚地为他们欢呼鼓掌,陪他们一起落下欢喜的眼泪。在拉斯维加斯没有啰嗦的结婚手续,在拉斯维加斯没有世俗的小姨与外甥。在这里只有因为真心相爱而缔结婚约的两个人,只有——再度携手一生的誓言。那个晚上沐浴漫天星光,他问她:“关于重生,还有遗憾么?毕竟担心的事情还是重新发生一次;还有,为了亲人,而选择在国外结婚?”她笑了,轻轻摇头:“大师说得对,从前我以为我重生一次是来‘复仇’,所以仇恨也因应而生;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我重生一次哪里是为了‘复仇’,我只是为了再一次遇见你,再一次爱上你。”远方传来清越的歌声:“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亮的星,请照亮我前行……”因为笃信有爱,便有勇气连生死都穿过。重来一世不为心愿未了,而只是为了——重新再爱你一次。-【全文终】谢谢大家一路陪伴,再见~

吉安的癫痫医院
商丘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河南治疗癫痫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