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荷塘二太爷的枪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36:53 编辑:笔名

【一】  二太爷喜欢枪,从小就喜欢,先是用泥巴做了一个,稍大一点就用木头做了一个,天天拿在手里,瞄这瞄那的。成年后,终于有了一把真正的猎枪,那把枪是在新安镇有名的造枪大王那里做的,枪管乌黑发亮。二太爷喜欢得不得了,没事就背着它,到田野里打野兔、打野鸡,每次回来都没有空手的,所以二太爷家的屋檐下,挂满了野兔皮,野鸡毛做的扫尘掸子,也比别人家土鸡毛做的漂亮,村上小孩踢毽子,总会到二太爷家要那花花绿绿的野鸡毛。  但自从日本人来了以后,二太爷打猎就不像从前那么随心所欲了。日本人是从潮河口上来的,那年冬天的一个上午,二太爷在潮河湾的堆堤下,闭着一只眼瞄着一只野兔,正准备扣动扳机,突然一声激促的汽笛鸣叫,趴在草丛里的野兔撒腿跑了,二太爷气得骂了一句,抬起头朝河面望,见几只小汽艇逆着潮河水,汹汹往前闯,激起的浪花打得岸边的水“哗哗”地响。小汽艇船头一律插着一面膏药旗,在朔风中猎猎作响,汽艇驾驶舱顶上,架着一挺粗大的枪,比二太爷手里的枪大多了,看起来也重多了。二太爷端着枪傻傻地看,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么耀武扬威的部队,也不知道这些部队是来干什么的。二太爷正纳闷时,一梭子弹就在他四周炸开了,打得河堆的土直冒青烟。二太爷一激灵,一个跃身前仆,滚到河堤那边去了......  二太爷回到家,才听庄上人议论,日本人来了,就驻扎在新安镇。以后几天,镇上不少人家都逃难到乡下。嫁到镇上的姑妈也拖家带口跑到娘家来。听姑妈讲,镇上许多有钱人家的房屋都被日本人占了,差一点的房屋被烧了,那些漂亮的小媳妇、大姑娘,被日本兵糟蹋不少,好看一点的女人白天都不敢出门,老年妇女出门时,都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锅烟灰。姑妈自家开的布店也被抢光了,生意是没法做了,一家人吃饭地成了问题。姑妈说完,掩脸抽泣。  二太爷听了姑妈的哭诉,联想到几天前天自己打猎时的遭遇,对日本人就没有了好印象。他想不通,日本人放着自己好好的家不蹲,越洋渡海跑到中国来烧杀抢掠,强奸妇女,这不是自己作贱自己吗?  更引起二太爷对日本人仇恨的,是有一次,二太爷外出打猎,路过宋集村,看到全村房屋被烧个精光,只留下黑乎乎的屋山头,村里躺着十几具尸体,他的二代表哥人称“刘大老袋”,也被日本人用刺刀戳死,五脏六腑被刺刀挑个稀巴烂,白花花的肠子淌了一地,一家人伏在尸体上嚎啕大哭。那个人间惨剧,二太爷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二太爷恨恨地骂道:“狗日的小鬼子,你们作恶也太多了,如果让大爷撞见,我非要叫你有来无回!”    【二】  来年秋天的一天,二太爷吃了中午饭后,心痒痒的,就壮着胆子,背着他心爱的猎枪出去转悠。太阳偏西时,二太爷右肩背枪,左肩背着一只野兔,嘴里哼着淮海小调,穿过一片玉米地往回走,他也许唱得太投入,竟然没有发现村里有异常动静,等到他听到一声“八嘎!”的嚎叫,他的一条腿已跨过沟坎,准备迈上村上的小道。那声嚎叫把二太爷震了一下,他连忙把迈出去的腿又缩了回来,躲在玉米地里,定神一看,村前的屋场上,站了密密匝匝的人,十几个日本鬼子,都端着三八大盖,明晃晃的刺刀,在夕阳下闪着寒光,将一村人围在一起。有一个日本鬼子哇哇叫着,旁边有一个点头哈腰的二鬼子在翻译。鬼子叫一句,二鬼子说一句。二太爷蹲在玉米地里,手里紧紧地握着枪,侧耳听着。二太爷日本话一句听不懂,二鬼子的话却句句懂,二鬼子的嗓门像被细绳勒住一样,声音尖细得瑟,二鬼子喊叫道:“太君说,你们村里藏了土八路。太君说,你们把他们交出来,大大的有赏。太君说,限你们三分钟时间,不然,太君就要把你们一个一个用刺刀挑死!”  屋场死一般的寂静。  二太爷心想:日他小鬼子的先人,村里什么时候藏有八路呢,我怎么不知道?是谁呢,难道是村西头的留生、雨生、岸生他们?他们几个经常半夜三更聚在一起,叽叽咕咕的,像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几次,留生还找二太爷聊过,说一些全民抗日、打长久战什么的,问他是否愿意跟他出去闯闯,还给他一本油印的小册子。但二太爷不识字,那本小册子至今还在锅门嘴里揣着。  二太爷所在的村叫王庄村,是个大村,全村都姓王,往上推五代,都是一个老祖宗,现在是“生”字辈当旺,和他同辈的青壮年拢共28个,人称28生,个个都是人才。民国年代,社会动荡不安,各种思潮迭起,这个靠近县城的乡村也不平静,像平静大海下的暗流,涌涌的动,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本家兄弟里,暗地里有跑国民党的,有跑共产党的,还有大明大白占山为王做强盗的,兄弟之间形成几个派系,相互看不起,有时还打架。据说有一次,干国民党的兄弟邀请干共产党的兄弟开会,干共产党的兄弟认为,这是干国民党的兄弟要借开会之机,将他们一网打尽,但也不好不去,不去就表示自己孬,于是商量会必须参加,但得有准备,开会时都把盒子枪保险打开,以免吃亏。双方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到极点。不知怎么回事,日本鬼子一来,这针尖对麦芒的本家兄弟,又握手言和,还动员做强盗的兄弟,一致把枪口对准日本小鬼子。  二太爷人长得横高竖大的,身体壮得像牛,又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是几派争取的对象,跑国民党的找他,跑共产党的找他,连干强盗的也想拉他入伙。二太爷哪个也不想加入,他弄不明白,好好的本家兄弟,为何要斗来斗去的,有啥意思?他只想简简单单地活着,每天背着他的枪,到田野里转转,打几只野味,养活一家老小。但这小鬼子一来,到处杀人放火,把二太爷的生活全搅乱了。二太爷是个疾恶如仇的人,见不得强人欺负弱人,谁欺负谁就是他的敌人,现在日本人欺负中国人,那日本人就是他的敌人。    【三】  二太爷还在冥思苦想,就听二鬼子又尖叫起来:“还有一分钟时间,再不交出来,太君就要杀人了!”二太爷一听,火就上来了,“狗日的小鬼子,杀人杀到我们庄上了,那老子就先把你给宰了!”就将枪瞄准那个哇哇叫的鬼子,二太爷知道,要打就打鬼子的头目,打死他就群龙无首了。不然打那个二鬼子没用,打其他小鬼子也没用,他一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二太爷这样想着,枪管就瞄着哇哇叫鬼子的头。二太爷平时瞄野兔、野鸡都瞄习惯了,瞄那个鬼子的头一点也不费劲。那个鬼子再次哇哇叫的时候,有两个小鬼子端着刺刀就朝人群冲,说时迟那时快,二太爷一扣扳机,“嘭”的一声,黑色的子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嗖嗖”地瞅着哇哇叫的鬼子的头,瞬间就在哇哇叫鬼子头上开了花,哇哇叫的鬼子立刻不叫了,只剩下其他鬼子和二鬼子在乱叫。  二太爷放了一枪后,撒腿就往玉米地钻。  二太爷钻入玉米地时候,后面就有枪声追过来,打在玉米杆上咔咔地响。二太爷心想:这小鬼子的枪真好,要是能弄一支打打野兔该多好啊!二太爷这么想,就回身还了一枪,身后的枪声更密了,有两颗子弹就贴着他的耳朵飞过去。二太爷不敢再胡思乱想了,想找一块地方藏起来。  二太爷知道玉米地深处有一块坟地,那是村里祖上的坟地,里面埋着祖上几代人,二太爷心想:祖宗一定会保佑我的。二太爷趴在坟地里,不敢再开枪,却有枪声从他背后射出去。二太爷诧异,回过头张望,有十几个人正趴在坟头上朝小鬼子放枪。二太爷一喜,胆子又大起来,端起枪就朝跑在前面的一个小鬼子开火。  一阵密集的枪声过后,小鬼子枪声没了,二太爷这才站起身,后面的人也走过来。二太爷一看就笑了,这伙人里有他熟悉的留生、雨生和岸生。  留生拍拍二太爷的肩膀说:“树生,你枪法真准,一枪就要了鬼子的命!”二太爷说:“那么大的一个东西,我要是打不着,还对得起我这从小就玩枪的吗?”留生笑:“你跟着我们干吧,比你打野兔好玩多了。”二太爷说:“那我能有你们这好枪吗?”留生听了,哈哈大笑,走到被二太爷打死的小鬼子尸体旁边,捡起那条枪,扔给二太爷,说:“这枪归你了!”二太爷说:这枪本来就是我的!  后来,二太爷真的加入留生他们的队伍,到处打鬼子、打汉奸,在解放新安镇的一场战斗中,二太爷还缴获一把机枪,和二太爷在潮河边看到的日本小汽艇上的枪一模一样。  ...... 共 31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危害主要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市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好

上一篇:谢谢你来过

下一篇:夏天的孩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