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24岁无臂小伙自食其力供弟妹读书赢得女孩芳心

发布时间:2019-08-16 18:22:11 编辑:笔名

用脚作画

用脚玩手机

洗脸

用嘴作画

当两只袖管空空的周兵兵半跪在地上时,没有人知道他要做什么。乞丐?行为艺术?

路人驻足,他则嘴含毛笔,蘸满墨汁,在洁白的宣纸上书写一幅幅字画。字画是出售的,不贵,20元一幅,他说这钱自己赚得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比嗟来之食要有尊严得多。

钱,一分分地攒,养活自己有余,还能供一双弟妹读书。

● “手能干的,嘴和脚都能干”

今年24岁的周兵兵老家在普定县白岩镇前寨村,4岁时玩游戏,摔靠在高压电上,失去了双臂。在父母的帮助下,他逐渐学会用脚吃饭、洗脸、接电话,用嘴接水、提桶、打扫卫生。

“手能干的,嘴和脚都能干。”他说,“人残疾了没什么,心残疾才可怕。”

8岁那年,他自学写字,木枝为笔,土地为本,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一笔一划地练。

“一”写成波浪形,就把这字反复练习两天。父母对于这个残疾儿子没多大要求,平安长大是祈求。周兵兵是在和自己较劲,他不服输,不愿意大字不识,不愿意一无是处,只会给家里添负担。

白天练晚上练,除了吃饭他都在小山坡上自学。阿妹赠他的书本子,翻得书页毛边了,还在看,当宝贝似的。

9岁,家里终是心软,托人送他进小学,“试用期”半年。为保住学习的机会,他比常人付出更多努力,下学回家,表妹晚上8点钟能做完的作业,他用脚写得慢,要10点甚至11点才能写完,次日天不亮就得起床,和表妹步行3小时到学校上课。

求学日子你问他苦不苦?他说苦,但是值得。半年后,他考取了全年级名,得以继续读书。一直到小学三年级离开普定县,他都是“学霸”。之后跟随父母转到贵阳读书,就读嘉润路的四方学校,直到初三毕业,也是班级里的前三名。

●上学机会留给妹妹街头写字赚钱

周兵兵的中考分数是492分,够上当年的普通高中录取分数线,但他毅然放弃升学机会。

“家里负担太大,我作为长子,该给父母减压。”周兵兵下面还有两妹一弟,二妹来年也要参加中考,如果家里两人都念高中,费用不是跑摩的父亲和卖菜的母亲所能承担得起,周兵兵不愿看到父母为难,自己先做出让步,并感谢他们,让自己读了9年书。

离开学校后,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了3天,只有初中文凭的他,究竟能干什么?

“是唱歌还是卖字?我想想还是卖字,有文化气息。”他开始在街头靠用脚写粉笔字求生。只是,这行技术含量不高,生意清淡。

一日,一名湖南人路过,看他可怜,建议他写毛笔字。“我想想觉得这主意不错,开始练习写毛笔。”他练习的是篆书,用废报纸当草稿,1星期能用10多斤报纸。因为毛笔不比粉笔稳当,开始操作时,脚法难以控制,连写一横一竖都是晃晃悠悠。为了让脚稳定下来,他用木棒等重物挂在脚趾上锻炼定力,几个月以后,再用脚夹笔就不那么晃了。

日复一日地练习3年后,周兵兵认为火候差不多了,开始练摊。

●卖字赚钱供弟妹上学

他还记得个买家是一名中年大叔,他在旁边看了很久,终花20元钱请周兵兵写下一个“福”字。

大叔对他说:“你写的字任何人都写得出来。我买的不是字,是精神。”

“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自己写的字一般,大家愿意买一幅走,是认为我不容易,有同情分,也有佩服的成分。”周兵兵这4年来,只要不下雨下凝,都坚持在市西路、黔灵山公园、火车站卖字或者写诗。

一幅字也就二三十元,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卖二十多幅。周兵兵除了给自己留下房租、生活费,其余挣的钱,全部拿给弟弟妹妹当学费和生活费。二妹在安顺念高中,一个月要500-600元的生活费,三妹念初二,她和小弟每个月的书本费和零花钱也要几百块,这些钱,都由周兵兵承担。

“我把希望都寄托在他们身上,只要他们一直读下去,即使是念到大学,我也供。”

●出工回家,女友用一顿温馨的晚餐迎接他

2011年,周兵兵通过QQ认识现任女友小柏,女友不嫌弃他是个残疾人,反而认为在这物质社会,还有这么一个小伙子,能够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养活家人,十分难得。她愿意陪在周兵兵身边,和他一起变老。

现在,两人住在富源北路一间出租民房内,周兵兵每天早晨起床后,先用脚把牙膏挤上,用嘴叼胶皮水管接好洗脸水,然后喊女友起床洗漱。早餐是女友做的,两人一起吃过后,周兵兵就要出门,乘坐72或者63路公交车到黔灵山公园或火车站摆摊写毛笔字,女友留在家中操持家务。

他要出工到下午5点才能回家,刚一到家,一顿温馨的晚餐做好,或许是两个小菜加一碗白米饭,也可能是一碗面条卧鸡蛋。

二人面对面的吃完一餐,饭后,在附近散散步,或者坐在电脑前看一场电影。一天,就这么过去。这份爱情,简单却实在。

小柏说,对于他俩的事她家里其实并不同意,但她会对小周不离不弃,直到家里同意为止。

济南红绘医院电话
河南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牛皮癣
安徽研究院专治癫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