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绿野小说梦一场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47:55 编辑:笔名

梦一场  一  迷迷糊糊鼾声正酣的阿章耳边忽然传来震耳的机器轰鸣声,睁眼一看,一支巨大无比的机械手正抓走他的房顶,转眼间头上星光满天了。  阿章冷汗涔涔不知出了何事,却身不由己飘乎乎到了大街上,只见人山人海,大喇叭喊声如潮,人们围着他七嘴八舌,议论纷纷,阿章好像过街老鼠。刺耳的莫过于“流氓”、“道德被坏”、“畜生”之类的谩骂,阿章已毫无招架之力,不由得低下了头,突然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一览无余展现在大庭广众面前,难怪群情激愤,自己成为千夫所指了。  阿章是个极要面子的人,这下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一手捂着下面,一手遮在脸上,左冲右突,四处躲藏,可到哪里都是喊声阵阵,震耳欲聋。阿章急得大汗淋淋,跑得气喘吁吁,终于发现一座巍峨的大厦前没有人。阿章往那里跑,人们就往那里追,可一到大厦跟前,人们立刻噤声不语,“轰”地一声作鸟兽散了。  阿章心里直庆幸,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转眼到了一处像皇宫一样富丽堂皇的地方,正想找地方藏起来,只听“啪……”地一声巨响,阿章抬头一看,在高高的正堂上,端坐着一位极为威严的人,正怒视着阿章,手拍惊堂木,高声喝道:“你知罪么?”阿章战战兢兢话说不成溜:“我...该死...我...”不等阿章说完,上面的人一拍惊堂木:“来人!把他押下去!”旁边立刻冲出四五个大汉抓住阿章拉进了黑咕隆咚的甬道里。  阿章本能地声嘶力竭大喊:“救命啊!救命啊!快救救我啊!”一下子坐了起来,老婆在身边直问:“你怎么了?怎么了?做恶梦了?”原来是黄粱一枕梦一场!阿章擦着头上的冷汗,回想着这奇怪的梦,联想起近日的风言风语,怎么也睡不着了。  二  没几天动员大会开了,全村迁到远离大路的北岭上,原址腾出来供开发。旧房子评估价很低,要想住上一套楼房,大多得再交五六万,搬迁的阻力很大。  喊声震天的宣传车来了,几百辆包村包户的各种各样高级轿车也来了,村里的大喇叭一天到晚不厌其烦不知疲倦地响着。有人说他们真是太辛苦了,要不是为了咱们拆迁,他们哪能下来受这罪呢!知道内幕的人“哼”一声:“你们知道啥?所有的开销都从改建款里出,他们乐得天天如此呢!不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都膘肥肚大嘴流油了!”  三分之一的村民不知是觉得满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早早签了合同搬了家。剩下的村民玩起了游击战,千方百计躲开那些轿车里的人,家里不是铁将军把门,就是把门一关无论外面怎么叫怎么砸就是不理睬。  阿章的旧房子折价才九万多,一套楼房至少要十五六万,差这六七万就是把所有的家当都卖了也不够啊!两个孩子上学已经借了一屁股债了,他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弄这么多钱!愁得他从不喝酒的这几天也经常杯不离手醉眼惺忪了。他心里有个声音对自己说:“不能签!不能签!”  三  老婆说:“好久没回娘家了,今天你跟我去看看老娘吧?”阿章心想正好可以躲开那些苍蝇似的围着嗡嗡转的人,于是骑上电动车和老婆一起走了。  在岳母家吃过午饭,闲聊了会,说到搬家的事,岳母也直替他们犯愁:“我要是有钱给你们添点也好,可我一个老婆子哪有来钱的路?帮不上你们了。那么多钱可到哪里弄啊?住得好好的铁壳一样的房子,非得拆了另盖,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天快黑了,岳母说:“孩子们不在家,你们回去还不是受气?在我这里住几天吧,反正有地方住。”阿章觉得这一天没人骚扰很好的,就对老婆说:“平时也很少来,今天就住下吧!”  不一会岳母村里的大喇叭也喊了起来,让每家去一位代表开村民大会,一直到了十点多岳母才回来。只见她脸色阴沉,眼带泪痕,踉踉跄跄像要支撑不住。阿章两口子急忙扶进里面坐下,悄悄问是怎么回事。岳母叹口气抹着泪说:“我们村也开始了!天哪,我一个老婆子,哪有那么多钱啊!这可怎么办哪?”  看着老人家无助的凄惨样,阿章想着自家的事,忍不住悲从中来,陪着岳母流了好久的眼泪。  第二天阿章两口子只好回村去面对一切。  四  为了给孩子挣点学费,阿章曾帮一家货运站送货。这天吃过早饭,阿章开着大三轮来到货运站,见老板正安排人送货,急忙上前说:“老板,我往哪里送啊?”老板一看阿章,迟疑了一下,说:“阿章啊,对不起,今天没有你的活了,你回去吧,以后也不用来了。这是你前几次送货的工钱,你拿好。”  阿章愣住了,看货场里堆着好多需要送的货,就追着老板问:“到底什么意思?是我干的不好还是出了什么事?”老板无奈,只得实言相告:“有关部门来检查,说你没有相关资质证件,不能做这个工作,必须辞退!兄弟,这里边可没我什么事,你知道吗?是什么原因你好好想想吧,你这事我也没办法。”阿章明白了,心里想:要想整治一个草民,太容易找到借口了!  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天天窝在家里吧?阿章原来生过豆芽卖,现在没事做了,何不重操旧业?于是简单准备了一下工具,有自家种的黄豆,的,他的工艺不使用任何添加剂,物美价廉,应该很好卖。  阿章喜滋滋生好了一筐豆芽,一大早来到街上很多卖菜的摊子旁摆开摊子,一大筐豆芽不一会就被抢购一空。  第二天生了两筐,刚卖了几份,几个制服来到阿章跟前说:“你是阿章?”阿章点点头。制服立刻翻了脸说:“你一没有卫生许可证,二没有生产许可证,三没有经营许可证,属于三无产业,勒令取缔,并罚款两千元!”说着“刺啦”一声撕下一张罚单:“快去工行交罚款!逾期不交加倍处罚!”阿章觉得冤枉,生了三筐豆芽怎么就惹出这么多麻烦?这到底是怎么了?旁边的人充满了同情,可也没办法:“你胳膊还能拧得过大腿?”  五  每迟一天签字搬家楼房款就加一千,阿章有些吃不消了。这天上午在家正和老婆说这事,包户的人一阵猛砸门,高声喊着:“快开门!知道你在家!光这样躲着能解决问题么?开门我们谈谈!”  阿章只得开了门。进来后,他们推开了让座的椅子,拒绝了阿章端来的茶水,看到北墙上挂着的相框,立刻很有兴趣地过去盯着看,问阿章:“这两个是你的孩子吧?听说一个在南京上大学,一个在省城上大学,你不错啊,培养了两个大学生!听说他们两个学习都挺好,还要考研考博,前途无量啊!你不担心他们么?嗯?”  阿章一时没反应过来:“我担心什么啊,他们挺好的。”几位呵呵笑着很有深意地说:“是啊,有各级领导的关怀,有现在的好政策,他们会很好的!好了,你们再好好想想吧,我们不打扰了!”  他们走了,老婆的泪下来了,拍着阿章的脊梁说:“你个死人啊,你还没听出来么?他们这是要打咱孩子的主意呀!我整天就怕这个,他们真的要来这一手了!听说好几个在外边打工的都叫他们给弄回来了。你怎么不顺口答应下来啊,要是耽误了孩子的前程,我看你怎么办!”阿章浑身一哆嗦,手里端着的茶杯“嘭……”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下午阿章立刻签了合同搬了家。去年刚花了十几万翻盖的铁壳样的房子顷刻间夷为平地。  阿章时常觉得是在做梦。   共 269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患有泌尿系统感染如何护理才会好得更快
黑龙江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