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煤炭业结构调整始加速煤炭结构调整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21:46:49 编辑:笔名

煤炭业十年财富暴利神话终结:煤老板频停产关矿

)每一个月要发130多万工资,煤炭却卖不出去,企业只能停产!6月20日,52岁的新疆煤老板鲍荣亭在煤场前来回踱步。眼前的6万吨煤从去年堆到今年,很少卖出去。

新疆煤老板鲍荣亭眼前的6万吨煤从去年堆到今年,很少卖出去。

驼背是因为干煤矿30多年闹下的病。鲍荣亭说。

从18岁到52岁,鲍荣亭用18年时间完成了从挖煤工到煤老板的身份转变,又用15年时间,使他的小煤矿变成了民营大煤矿。他显然是个能力出众的人。但是,如今面对企业停产、市场疲软、能源企业走下坡路的局面,他却有些束手无策。

1979年,18岁的鲍荣亭从河南来到新疆投奔亲戚,开始在私营煤矿打零工,然后弄基建,才下到煤矿挖煤,一步步从工人、班长升到队长。1987年,他转投新疆昌吉市国营煤矿,做井下管理工作,成为国营煤矿的1名正式工。但是好景不长,1997年,随着国企改制,他被迫下岗自谋生路。

当时,鲍荣亭已36岁,干煤矿已18年,具有相对丰富的煤矿工作经验。他被乌鲁木齐南山林场煤矿聘请去当矿长,负责承包煤矿。

2002年,正是我国煤炭行业黄金十年的年,鲍荣亭乘势买断了一个乡的事故煤矿的采矿权,也就是现在的昌吉市保平煤矿。

当时国家工业发展迅速,对煤炭的需求量很大。鲍荣亭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煤炭好卖,人好招,运煤车队为了拉到一车煤,排队需要一天时间。那时,煤老板很好干,工人经过简单的培训后,就开始下井挖煤。而且,当时开煤矿本钱也很低,工人没有宿舍住,就在山下挖个洞安家,俗称地窝子;煤矿的办公室也就是几间土坯房子。

从2002年一直到2012年上半年,由于煤质好,鲍荣亭管理的煤矿的经营情况一直很好,老板和工人都赚到了钱,工资每个月结算,很少拖欠。

由于周边煤矿停产,我的煤矿在2012年的销售还很顺利,2013年1月开始,销售才出现问题,6万吨煤到现在都没有卖出去,再加上近几年弄煤矿升级,我们负债已到达1.8亿元。鲍荣亭说,半年没有收入,财务非常拮据,4月份的工资直到6月份才给工人结清。这是他经营煤矿10年来次出现长时间拖欠工资的情况。

至于债务何时偿还,鲍荣亭说,现在肯定没有能力,等市场好一些再说。煤炭卖不掉,企业只能停产,但工人却不管这些,他们只管要钱,否则就走人。企业只能安排杂活让他们干,以便保证工人的生活稳定,避免人员流失。

对未来,鲍荣亭还是充满信心。他说,煤炭行业从去年开始走下坡路,但并不会立即消失,将来的利润会降低,开矿门槛会更高,只有靠规模化生产才能保证生存。

小煤矿关了,矿工散了

央视(陈海宁 报导)6月26日,找到黄先生的时候,他正好休息在家,我们的工作平时根本没有休息,如果是在以前,矿区工作忙的时候,我都没有时间和你聊天。现如今,煤炭行业前景堪忧,夏季用煤量又低,黄先生多少也有了自己可支配的时间,于是才有了和他的这次谈话。

吉林省煤炭行业发展前景并不乐观。

黄先生今年40多岁,出生于矿区,自幼生活在矿工之家。长大以后,他继承了爷爷和父亲的工作,仍然在大大小小的矿区抛洒汗水。我做矿工已经20年了,这么多年,我的工资从2三百涨到了四五千,但这个行业的前景并不乐观。

黄先生在矿区从事机电设备维修工作,主要负责地面和井下的综采支架。在外人看来,这或许是个技术活,然而实际上它对体力的要求其实不轻松。我们负重重的时候,要扛100多斤的U型钢,1天井上井下差不多要扛10趟。黄先生在描述自己在矿区的工作时语气极为平静。他说自己早已习惯了辛苦,也习惯了在这1行业中经历的浮浮沉沉。

作为1名矿工,黄先生在大大小小的矿区都工作过,其中有私人企业,也有国有大矿。每当一家小型私人煤矿企业由于经营不善倒闭或是被关闭,和他一样的众多矿工就要重新找出路。私人小矿的矿工一般都是临时打工的,企业解散了,他们就重新寻觅打零工的地方。而那些国有矿的职工,在企业兼并重组后,会被分配到另外一家煤炭企业。黄先生说,他也在煤炭行业的兴衰中经历了几次展转,在这1行业,煤老板可以创造神话,而我们仅仅可以保持生计。

今年5月份以来,全国煤炭生产运输继续下落,需求放缓,市场供需宽松局面进一步显现。黄先生认为,吉林省煤炭行业的发展前景其实不乐观,吉林省煤炭资源其实不丰富,而且一线员工的安全意识很差。同时,他认为吉林省煤炭行业也势必受煤炭行业整体情势的影响。

了解到,今年,吉林省辽源市关闭小煤矿4处。另外,吉林省还将通过煤矿企业吞并重组等方式减少企业数量,力争到今年年底将煤矿企业的数量控制在60个之内。同时,吞并重组后的煤矿企业生产规模不低于30万吨/年。

挖煤工们的退休时间表

央视(马旭 报导)在新疆昌吉市50千米外的庙尔沟大山里,有近千名工人分布在周边煤矿里。他们大都来自内地,小的只有20多岁,的超过60岁。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挣钱。只是他们不知道,受煤矿行情影响,钱越来越难挣,但他们始终不离不弃。

几年不回家,只是为了挣钱给儿子盖房

60岁的李大爷,头发已经斑白。家里的土地被退耕还林后,他没有活干,就来新疆挖煤,10多年来一直在众多煤矿中跳槽,想找个工资高点的矿。如今他年龄大了,还是没有找到让他们满意的。

李大爷来自陕西山区,儿子已成家,家里有一个小孙子。他很想抱着孙子享受天伦之乐,但为了给儿子凑钱建新居,已好几年没有回家。

我现在的工资的时候每一个月4000左右,如果停工,就没有钱挣。据李大爷介绍,他这两年给儿子共寄了3万元钱,家里条件还是不好,只要煤矿让干,他会一直干下去,等干不动了再回家。

跟张大爷一起干活的侯德发来自重庆,今年42岁,原来一直在山下的一个小煤矿挖煤。由于瓦斯爆炸致使煤矿停产,他来到了现在的煤矿,每一个月的工资有5000元左右,比以前多了很多。

侯德发的家属都在老家,妻子在家种地,三个孩子都在上中学,花费很大,他每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花。为了存住钱,他不敢随意跳槽,由于一天不干活就没钱挣。

对于当前煤炭行情不好、销售困难的情况,他说,这不是他斟酌的事情,只要干活,老板就必须给钱,煤炭能不能销售出去,那是老板斟酌的事情。

每月一万元工资不够花

冯元伟现在年产60万吨级的大煤矿工作,月收入5000多元。

冯元伟来自四川南充,41岁,在新疆干煤矿17年,从工人干到煤矿副队长。之前他一直在小煤矿工作,随着小煤矿不断关闭,不停换单位,直到换到现在的年产60万吨级的大煤矿。他的基本工资每个月5500多元,另外还有安全和绩效工资。

按理说,冯元伟的工资收入比较高,但他告诉自己没钱。挖了17年煤,每天冒着危险下井,总共挣了30万块钱,在城里买了套楼房就花完了。

儿子刚参加完高考,马上上大学,他的学费我还没有凑够。冯元伟说,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在老家,买完房子,还欠了些外债。儿子马上上大学了,他急等着煤矿发工资,给孩子凑学费。

每个月有1万元左右的收入,按理说已不少了。但冯元伟家里的两个老人经常生病,妻儿的生活也全靠他的工资。所以,这笔钱只能勉强保持生活,愈来愈存不下钱。冯元伟说:大煤矿不会倒闭,我打算在这里一直干下去,直到老了,干不动了,再回家。

杨士兵今年40岁,干煤矿10多年,他是冯元伟下属施工班组的一个班长,没有基本工资,不干活就没有钱。他现在每天带着5个队员在井下干活。如果不停班,他每一个月能挣6000块钱。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在煤矿上生活,妻子打临工,每个月能挣2000多元。夫妻俩每个月的总收入在9000元左右。

两个孩子都在上中学,寄宿在学校。杨士兵说,全家的生活费每个月需要4000多元,再加上其他花费,基本存不下钱。在煤矿工作,不能保证每一个月都有活干,所以只能满足暂时的温饱。一切为了孩子,只有把孩子养大,才有时间想其他前途。

挖煤是一生的事情

煤矿宿舍一角

央视(马旭 报道)从推车运煤到机器采煤;从挖山洞过日子到居住在砖石平房;从每个月收入500块钱到5000多元54岁的苏代科,见证了他现在工作的煤矿的发展历程。

苏代科说,他跟着现在的老板已干了20年,挺好,家也安了,房子也有了。

苏代科是煤矿瓦斯安全员,来自陕西汉中,跟老板干煤矿20年,老板挣了1座煤矿,他挣了一套楼房。

煤矿的宿舍有些纷乱,看得出工人们只是临时住在这里。苏代科全家在煤矿附近的昌吉安家,妻子跟他一起在煤矿干活。夫妻二人的月收入在7000元左右,大女儿上大学,小儿子上中学,这点收入仅够保持家用。苏代科说:煤矿工人没地位,但收入还可以,所以这辈子打算一直干下去。

郭正全跟苏代科一样,既是煤矿公司的老员工,也是公司的管理人员。他今年54岁,来自重庆,现在年薪14万,公司给他买了社保,55岁可以正常退休。

郭正全从1976年开始在老家干煤矿,来到新疆后,几经周转,跟着现在的老板下煤矿,如今已在老家买了一套楼房,亲人都在老家。他说,老板不光能吃苦,还很有能力,所以老板能当老板,他只能当工人。

据郭正全介绍,跟他一起干煤矿的工人,有人买车跑出租,有人出去摆菜摊,但大部分都一直在煤矿。外边太热,煤矿地下却冬暖夏凉,在煤矿干久了,就不愿意出去,逐步对煤矿产生了依赖。

庄中虎来自河南南阳,在昌吉庙尔沟煤矿干了6年,已存款10多万,打算在新疆安家,在城里买房。据他介绍,开始他在南方打工,由于太辛苦,才来到新疆的煤矿打工,每一个月工资6000多元,妻子在地面上干活,两人的收入加起来有8000多元。

庄中虎3岁的小儿子庄伟脸上有些煤灰,很调皮,骑着自行车跑来跑去。庄中虎说,他和妻子都在新疆买了养老兼顾,打算带着全家长期在煤矿干下去。

数万煤炭企业的转型之痛

央视(莉 报导)转型发展是山西的出路。从2008年开始,山西煤改启动,数万家煤企终被整合退出煤炭行业。

目前,山西的民营经济正处在多元化投资、转型发展的方向。很多煤老板在撤身煤炭行业后,又在房地产、现代农业、旅游文化等领域出现。

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存在管理、技术、市场、政策等诸多缘由,在转型进程中,也有一些煤老板遇到了很多瓶颈。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数千亿资产的转向,对于山西而言,具有重大意义。

煤炭资源整合后,山西民间资本不断寻找新前途。

煤老板这个词在我看来是个贬义词

在山西煤炭行业火爆的几年里,靠煤运起步的葛鹏飞(化名)积累了很多资金。

听完的采访意图,操着一口地道山西长治方言的葛鹏飞说,转型对他来说是必须的,即便没有煤炭资源整合这1政策,他也迟早要面临这一天。

葛鹏飞年纪不算大,却已和煤打了10年交道,亲历了山西私营煤矿从无到有、由盛而衰的全过程。2010年,武乡县32座煤矿参与吞并重组,以后,在朋友的推荐下,手握重金的葛鹏飞经过几个月的考察和推敲,终究决定投资被称为液体黄金的红酒。

在此之前,葛鹏飞对这次投资的可行性、市场潜力等做了大量的研究。据之前媒体公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山西煤炭转型资金开始由此前投资多的房地产业,转向IT互联业,农业、红酒等领域。

和葛鹏飞一样,来自山西中阳、孝义、介休等地的多名手握煤炭资本的老板,共出资50亿元建设了集生产、营销、旅游度假、文化为一体,以酒业为主相关产业协调发展的杏花村酒业集中发展区。

和之前联系的很多煤老板一样,对于此次采访,被传资金实力排在长治前10的葛鹏飞,一开始也不愿配合,我一直就不喜欢听到他人说煤老板这个词,感觉像在骂人一样。现在的他更喜欢做一些之前没有做过的事,让自己活得更有成就感。

转型弄旅游

山西虽是中国煤都但并非处处有煤。煤炭大区吕梁市交城县的会立乡,就没有丰富的煤矿资源。该乡的很多村民靠天吃饭,每一年依托种地过活,生活很是艰难。因此,当地的年轻人大多都外出打工。

但是,会立乡却有个风景优美的果老峰。之前,没有人想到这里,现在它却成了香饽饽。

接受媒体采访时,山西省工商联的一名工作人员说,煤炭资源整合转型后,民间资本不断寻觅新前途。在的引导下,煤老板主要向两个方向转型:一是走煤炭深加工循环经济的门路;二是投资装备制造、现代农业和文化旅游等产业。

2005年初,山西率先在全国开展煤矿业整合重组。2008年,山西交城的蔚明和众多煤老板一样,携巨资彻底退出了煤炭行业。与很多持观望态度或远赴外地找矿的老板不同,他决定到会立乡的果老峰投资弄旅游。

在当地的媒体上,这1项目被描写为:按照规划,将总投资12.2亿元开发果老峰景区旅游项目,建成后不仅填补山西国际化大型水上乐园的空白,而且成为华北地区特色的度假地和华北地区范围的水上乐园。

此时的交城县,也随着山西省委省制定的转型逾越发展战略,加快了推进转型逾越发展的步伐。

2011年,交城县委、县提出,要在推动第三产业发展上实现新逾越的同时,大力发展特点旅游业,加大对全县独特生态资源、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的挖掘保护力度。为此,当地实行了1企一事1业举措,庞泉沟果老峰生态旅游开发,就是其中的重要项目。

但目前的情况是,尽管该项目已列入国土部门建设用地规划,但交城全县用于旅游计划的指标只有180亩,企业争取到了其中的90亩,但与工程总用地490亩相去甚远。

一样,山西晋城陵川县的郑书文也于2006年与陵川县签约,承包开发上云台景区。但他面临的情况却是,8000万的资金投进去了,却没法与河南方面的云台山景区达成协议,致使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对方设立门卡,没法正常往来,致使项目搁浅。

了解到,近年来,山西煤老板投身旅游业的绝非少数。据统计,截至2012年,山西民营资本投入旅游产业的总投资近400亿元,仅煤炭、焦炭、电力等企业转型投资旅游业的资金就超过200亿元,其中民营企业投资占60%以上。

今年4月,山西省文化旅游产业投资促进会在太原成立。对促进会成立的初衷,工作人员说,促进会将以国有资本为主,带动社会资本,推动民营合作,引领民营企业和民营资本及资源投入到山西的文化旅游产业中去。

科学引导民间资本

郑书文一直都是山西煤老板转型发展的一个样本。

山西省煤炭工业协会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在他看来,土生土长的煤老板重新选择一个产业来创业很难,很多情况下,对其他行业的不了解,会导致其转型的失败。

留住民间资本,增进资源型经济转型,是采访进程中很多人提到的一句话。在山西乃至新疆、内蒙古等很多资源丰富的区域,这都是一个要进行持续研究的话题。对此,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潘云说,对整个山西来讲,煤老板的转型关乎当地经济结构调整的大计。他们有庞大的资金,这笔资本的流向,对山西乃至全国经济都可能产生影响若能对这些资金进行有效引导,将有利于增进地方经济发展。这就需要将企业的投资思路和各级的长期计划有效结合起来,更重要的是双方都要有长远的战略眼光。

一位煤二代的叛逆

央视(莉 报导)6月29日,在离自己过35岁生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钟镛结婚了。

至今,他还记得爸爸常常和他说的一句话:你早晚要接我的班的。但偏偏,在家人看来一向听话的钟镛造反了,不但没有从父亲手中接过改变一家人生活境遇的煤炭生意,而是另起炉灶做起了IT和传媒业。

也许是由于喝了一些酒的原因,面对的采访,一向十分低调的钟镛用豁出去了形容自己的心情。事实上,在他身上,有着两个人们所熟悉并经常使用的标签:煤老板、富二代。

对富二代这个称号,他并没有十分排挤,或许我的家庭条件是比常人好了一点,但这些都不是我自己的选择,其实,我身上的压力,比普通人更多。

新一代企业家都急于扔掉富二代的帽子。

三岔路口的选择

2003年,钟镛大学毕业了,摆在他眼前的有三条路:出国、考研、接手家族企业。

相对于班里的其他同学,钟镛十分荣幸,少他不用为工作忧愁。但那3种选择都不是我自己愿意做的,我想要的是脱离父母、证明自己。

钟镛就读的大学十分着名,但他所学的专业却是学校里不起眼的。但从他上大学的天起,爸爸就安慰他说,读甚么专业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开阔一下眼界,毕业后回老家继承家业。

对父亲的提议,钟镛丝毫没有一点动心。自他上初中开始,父亲就做起了煤炭生意。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但他的世界里似乎只有煤一连半个月见不到父亲,可见到后,父母谈论多的还是煤炭;不管走到那里,大家都知道他家是做煤炭生意的。那样的感觉很不好,少我很不喜欢。

钟镛形容自己是个完善主义者加理想主义者。眼看大学就要毕业了,别的同学都纷纭外出找工作,他却把自己关在宿舍里,睁着眼睛看天花板。我要甚么?我应当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样的问题,他想了整整一个星期。

终究,父母为他安排好的三条路他都没有选择,而是选择一个人去北京发展。

这个世界太大了

带着1000元的生活费,钟镛来到北京。那个城市实在是太大了,由于分不清东南西北,每天都过得晕头晕脑。

没几天,生活费花完了,钟镛不但没有发现适合自己的商机,就连一个适合的工作都没有找到。这让他觉得十分愁闷。有时候,他也会空虚与失望,在空气混浊的吧里查找求职信息,但所有的努力仿佛没有任何的效果,工作对他来讲成为一种奢望。

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外面受苦,钟镛的父母十分心疼,不止一次打催他回家。在北京漂了一年后,他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只好回到父母身边。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钟镛回家并未进入家族企业,这个真的不是我兴趣所在。他对创业更有兴趣。

我认为企业经营是学不来的,一定是自己创出来。在家调剂状态的钟镛,有一天上时,遇到了一名初中同学。同学听说他学过与广告传媒有关的知识,一下子来了兴趣,和他探讨起有关一个产品的推行问题。钟镛给了同学一个建议,同学当时就激动得差点飚出泪水。

帮助同学完成这个推行项目的进程中,钟镛也发现了自己的特点和兴趣所在。他决定大干一场。启动资金需要几十万,但他知道父母不会支持,所以没敢向他们要。想了很多办法,他终究还是借到了启动资金。

之所以选择和家族事业八竿子打不着的广告和IT行业,钟镛有自己的打算。父亲所经营的产业,由于外界不了解情况,有很多误解和不了解。但我觉得,现在我所从事的广告行业,可以对父亲企业的公众形象有所帮助。

近,钟镛加入了一个民间组织。在那里,他认识了很多和他年纪相仿的商业俊才。吸引他加入这个组织更重要的缘由是,在那里不但可以认识新朋友,更重要的是能够接触到很多有用的信息。前段时间,在其他成员的帮助下,他又注册了自己的第三家公司,而且公司业务展开得十分红火。他说:里面的会员都是很努力的人,而且是很有心的一群人,并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样,我们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

山西大学法学院团委书记说,目前,中国迎来了代企业家财富和权利交接的时刻。在这个时候,有太多生龙活虎的年轻人被父辈推上商业舞台。在不同时代,我相信通往成功有不同的路径。

怎样运动减肥瘦身
正常血糖值是多少
脚韧带拉伤怎么办恢复快
手腕部凸起是鼠标手吗
经常肝不适怎么办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