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荒野时代

发布时间:2019-06-25 10:33:20 编辑:笔名

这不,他们刚刚从京城回来,但是事情没有半点眉目,一说起淮州的事情,大家都是摇头,谁也不敢这个时候去触这个眉头。有,意思书院就这样,大家一路走一路聊,路上互相照应,很快就来到了省城白沙。进城以后件事,大儿子就跑到玉刚府上去说淮州的事情,但是这么大的事情,玉刚也不敢擅自做主。没办法,大儿子就给京城的和中堂和李中堂均去了书信,请求他们代为帮忙,让淮州还是回到黔城为官。在等待回信的日子里,他们派人将淮州一家子和铁桥,从黔城接到了省城白沙,并抓紧时间,为他们办了婚事,圆了这个小伙子的一场梦。书信寄出去一个月以后,京城的回信还没到来,大儿子就有点心急了。如果和中堂和李中堂都不敢触碰这个案子的话,那他只有找当今大王了,他请玉刚用总督府代奏文书,直接给担心大王写了一封信,详细说了淮州在黔城的政绩,也说了玉刚与淮州共同配合,推动一省经济发展的事,就发了出去。因为涉及到姻亲的事,在文书里面,大儿子说得动情动理,差点把自己都感动了。一个月以后,和中堂和李中堂的回信还是没有等到,却等到了朝廷通过总督府转寄来的大王的回信,以及廷寄的副本,朝廷升任玉刚为中堂,接替刚刚退休的炳章,而淮州则直接接替玉刚,任总督。这一变化,出乎了玉刚的意料,也出乎淮州的意料,更是阖省官员们想不到的,想不到一个被罢免的官员还能被再次启用,而且还是连升三级,从知府直接升到总督。管辖三省。进入机枢,一直是在总督任上干了好多年的玉刚的梦想,也一直在努力,但就是不得其法。想不到大儿子一封简简单单的书信,就把自己这个苦苦追求不到手的东西,轻飘飘地送来了。想到这里,玉刚觉得人生又无比悲哀,感觉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掌握在别人手里,掌握在别人的一念之间。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一件大喜事,总督府里足足庆贺了三天,玉刚一家人这才收拾东西上路进京就任。而淮州似乎也有点高兴过度,连着醉了几天,就连玉刚走的时候,他还躺在床上喊肚子难受。当然兴的还是铁桥,一个知府老爷的岳父差点没了,想不到换来了一个总督岳丈。再加上新婚燕尔。两情相悦,真个是天造地设,团圆圆满。大儿子把玉刚送出城好远好远,还舍不得离开,一直到二十里外的个驿站,这才停下来,把酒言欢,临行送别。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别。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京城那边有自则和三儿子操心,大儿子短时期内是不准备去了,而做了中堂的玉刚,也不再可能回到白沙。因为他如果出巡的话,就代表着代天巡守,肯定是这边出了大事,当然这个大事是谁都不希望出的,他一把年纪,也就不用再跑到这里来受苦。看着玉刚的车队渐渐远去。大儿子蓦然有一种悲哀,感觉人生忙忙碌碌一辈子,到头来该走的还要走,什么都不会留下。在白沙住了几天,等淮州交接完公事,大儿子就带领一帮子人回了紫烟坪。考虑到路上还是不很太平,淮州亲自给他安排了扈从人马,名义上是军训拉练,实际上一直把他们送到了家里,后来队伍又从紫烟坪出发,直接去了沅场和黔城,顺便把路上的几股强人全部剿灭了,这才回到白沙向淮州交差,而他们经过的黄金坳,则由淮州直接奏请朝廷派员驻守,军费由总督府拨付。这样一来,这几条主要的商业干线网,得到了全线的保护,而不再需要私人武装来保护。他从京城回来,来到了阔别又有半年多的紫烟坪,他这一次不光是要去陪陪年迈的父亲和母亲,还要去跟来朋友铁牛、虎子、大力、金奎、老黑他们叙叙,还想去看看沅场的老耿。后来,大儿子又先后派出自进、嘉伟、自成、自才,以及自刚等小字辈人到省城和京城锻炼学习,不仅要求他们学会做生意,学会与政商两界的人,以及江湖中人,打交道、行来往,而且好始终保持西言家本分做人、良心做事的好传统,大大方方去,大大方方来,为家族生业在荒野时代,铺就一条黄金大道。因为后来加入西言家商业系统的人越来越多,但是紫烟坪的地方毕竟有限,所以后来就不再要求新人加入,而是以代理制的方式,来保持商业渠道,这样紫烟坪的紫烟家与这些人就只是正常的生意关系,而不是人身依附关系,这样一来,又带出了新一轮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大儿子都不担心,他相信有自则他们一代年轻人,一定能够解决得了,解决得好。“也不知这个老家伙现在身子骨好不好。”这天,坐在家门口苦夹皮树下,大儿子一边看着刚刚修订完成、重印的西言家族谱,念叨着。近来,他自己也感觉身体没有以前壮实了,稍微吃多一点就不舒服,一夜没休息好就没精神,哎,岁月不饶啊。在外面,他可以叱咤风云,可以让当今大王下旨,但是他的灵魂、他的身体,永远属于这个小山坡上的西言家、属于这个小院、属于这棵苦夹皮树、属于父亲母亲、属于西言家族。母亲眼力已经不太好,但陪伴她的那台纺织机,还在日夜不停地吱嘎吱嘎着响,好像永远不会停下来。父亲走路干活吃饭还行,不过重活是干不了了。其他人,也不能跟大伯、二伯他们整天在山头坡沟里嬉闹了,实在是闹不动了。而大伯已经走了,二伯也是年年病重,稍不注意,就要摔一跤。而前几天,他竟然做了一个梦,梦到细婆不在了,她是这个班辈里面走得迟的一个老人……?写作后记?一直以来,有一个心愿:给烟竹坪的谭家立下一个传,尤其是为那些老祖宗们。可是初出农门,走进城市,是种种的不适应。长年以来,为生活所迫,为一点点禄米而穷尽日月,所以得以至今才能完成这一心愿。记得上中学的时候,一次爷爷看见我们家因为没有上学的学费而四处筹措,日子过得艰难,就说,“城里有什么好的嘛!”当时不理解,以为城里就是比乡里好,也听不进老人的劝解,因为大势所趋,大家都是这样子鲤鱼跳农门的。可是在城里晃荡一圈以后,才发现,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无论何时何地,我的心灵,我的情感,都在那个小山村里。这就有了要为家里写一部传记的由来。当然,因了这个,所以很多情节,不能放开来写,更做不到写得那么媚俗,或者那么符合个别书友的习惯,也请读者见谅。希望在下一部书中,得以全面展开。一年半来,坚持每天睡前给孩子讲老人们的时代、讲谭家过去的历史、那时候的生活,每天坚持写作,对我既是一种全新的生活,也是一种全新的挑战,真害怕哪天坚持不下去,白天上班,晚上写作,甚至有时候还要早起来写,好在还是坚持下来了,重要是在这样忙碌的生活中,不仅实现了预期的写作目标,还锻炼好了身体。刚开头计划写过三四十万字就停笔的,后来在编辑老师的指点下,这才有了后面两部。有些朋友可能感觉这三部书写作风格不太一样,甚至内容也是跳跃很多,这正如我的家族、我的山村一样,在这十多年的变化中,历经了种种形态,这也算是社会发展的一个印记吧。再过十天,就是猴年春节,就此驻笔。愿天下所有的家庭,都平平安安,开心自在,幸福美满。2016年1月28日海棠于兰山下(未完待续。)

淮南癫痫专科医院
沈阳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驻马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上一篇:哑奴2

下一篇:以我余生祭奠爱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