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指间】董古阁轶事(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45:16 编辑:笔名
几年不见,听说跃进先生又增加了几个新的头衔,除了已是我市的摄影家、文学家、诗人以外,又冠以收藏家、文物鉴赏家和报人。我在感到诧异之余,更多的就是充满了钦佩与敬重。
学生时代,我非常有幸与跃进三次同班同学,即小学、初中和高中。小学时期,由于年代久远,记忆已经模糊,对跃进同学印象也不深刻了。
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与跃进又分在一个班,我们那一届一共六个班。开学不久,学校为了便于对学生的定向培养与管理,根据学生的成绩、特长,重新调整新生班级,分成学习班、体育班、文艺班、杂艺等班。跃进小时家境宽裕,其父在化肥厂当司机,开我市当时的一辆“跃进牌”大货车,收入颇丰。跃进也出生在那个“赶英超美”的火热年代,他也因时代、因车而得名。少时的衣食无忧,养就了强壮的体魄,拳头也比一般人的大。据说,在其居住地向阳村那一带,从来没有遇到对手。因此,他也就顺利的分到了五班。那时,我的个子矮小,体弱多病,手无束鸡之力,也没有什么特长,就分在了三班。毕竟我们有过小学同班的基础,再次相处,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被那该死的校规生生分开,彼此的心里都非常沉重。记得分开时,跃进同学象个久闯江湖兄长一样,用他那宽厚温暖的大手,紧紧地握了握我干瘦的小手,又无言且重重地拍了拍我瘦弱的肩膀,像是给予我坚强与鼓励,然后迈着刚毅的步伐,默默地离开了我模糊的视线。
初中升高中时,按照当时的政策,对学生升学的年龄作出明确的界定:“城镇户口的学生,是以一九五七年七月一日为限。在此以后出生的同学,可以继续升学;七月一日以前出生的同学属于超龄,必须到农村下放劳动。”农村户口的同学就不受年龄的限制,跃进也因此就躲过了一劫,顺利的升入高中。我们那一届初中毕业生中,许多求知若渴的大龄青年,被这个政策拒之于校门外,100多名志存高远的同学,只能无奈的抱恨田园。到高中开学时,自然就减少了二个班。学校把剩下的同学,按照成绩排序编成四个班。成绩好的在一班,次之在二班,一般化的在三班,成绩较差的,被编在四班。因此,我也又一次很有幸地与跃进在四班成为同班同学。
记得开学的堂课就是选班干部。我们的班主任权勤德老师在选班干部的会上严肃且认真的说:“同学们,新学期我们要做的件事,就是选班干部。选择好班干部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尤其是主要班干。这样,不仅可以带领大家奔向学习的彼岸,也可以使我们的班级更加团结,更加安定。我建议,我们班里的主要班干,一定要从向阳村的同学里产生。”向阳村,就在运河中学的南墙外,是运河中学的所在地。那里出的学生,向来以骁勇善战著称,大家也心知肚明。有老师的明示,也慑于向阳村同学的威严,于是乎,选举工作异常顺利。两个一把手,都是产自于向阳村。一位姓尹的同学,成绩在我们班里是一般化,性格内向,人也老实,做事较为认真,就担任了团支部书记;跃进同学的成绩很是一般,除了嗓门更高,拳头比初中时期更大更硬了以外,其它的就没有什么更突出的地方,就担任了班长。各个委员、小组长的任命,在两位班领导,尤其是班长的提名下,很快完成组阁,没有杂音没有异议,全票通过。在那个特殊、特定的年代,我们的班主任权老师,能够因才适用,识人善任,真的是非常伟大、非常英明。
光阴似箭,一晃度过了二年的高中生活。毕业以后,我就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到农村这片广阔的天地下放劳动锻炼了三年。返城工作以后,虽说同在一个小城,大家忙于各自的工作,渐渐地与多数同学失去了联系。
多年以后,在市里召开的一次干部大会上,会场里有几个摄影师正在忙的不亦乐乎,我看到了其中有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在那里晃动,仔细辨认,那就是跃进同学啊!只见他穿了个有很多口袋的,带有明显记者特征的淤泥色马甲,背着两部照相机,在主席台上窜下跳,一会趴下,一会跪下,一会仰卧。闪光灯在他的手中,不时闪出魔幻般耀眼的强光。仅仅那些专业动作,就让我这个外行看得眼花缭乱,钦佩的五体投地。当时,我真是羡慕死跃进同学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是已经阔别了多年呢?我暗想:跃进啊跃进,你近距离的接触领导,能够细致观察领导人容貌、聆听领导人的声音,真乃人生莫大的幸事!你是我们同学中的骄傲!我在高兴之余,又情不自禁,非常自豪地侧过身来,对邻座的一位年长的同志炫耀地说:“您看到了吗?那个背着两个照相机的就是我同学,他在宣传部工作,能整天和领导在一起,将来肯定前途无量啊!”那位老者听罢,好奇的戴上了花镜,抬头看了看以后,不经意的对我说道:“你说的是董孩啊?他不是在宣传部,是在自来水公司的工会工作。”
刹那间,我感到头部充血,面红耳赤,虚汗淋漓,羞愧的真想钻到椅子下面。次在陌生人面前炫耀自己同学,竟然报错单位。未想到,那位老同志比我还了解他,竟然能叫出了连我也不知道的乳名。由此可见,熟悉的程度非同一般。好在他不认识我,不然的话,我又将何以做人?会场的光线暗淡,环顾左右,没有熟人看见我的窘态。否则,我就更加无地自容。
又过了几年,在一个寒冷的冬夜,我正与几个客户正在吃饭,挚友宋宜锋先生电话邀我去吃饭,口气坚定,不去不行。我只好找了个托词,自裁几杯,提前告退。宜峰先生怕我找不到地方,就在路口等我。见面以后,我就问道:“谁是东人?客人我是否认识?”宜锋先生微笑着并带有神秘的口吻说道:“东人是谁不重要,客人你也都认识,主要是他们都想与你一聚,你一去就知道了。你要是埋买单的话,你不就是东人了吗?”这话听起来有点别扭,请我吃放,哪有让我买单的道理?可能是宜峰先生请的客,想让我做个冤大头吧。碍于情面,还是勉强的答应下来。于是,在宜锋先生的导引下,九曲八弯,在小巷深处,总算来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小酒馆。看到是这么个小小店面,心中暗暗窃喜,倘若真的让我买单的话,我的底气又多了几分。
推门以后,昏暗的灯光下,七八个人围着一个小圆桌子而坐,残汤剩菜,一片狼藉,酒气熏天,人人喝的面红耳赤两眼发直,有两个舌头僵硬,说起话来不是很流畅。跃进同学见我到来,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咧开了大嘴,用不太清晰的口齿,热诚的向我介绍在坐的各位食客,并隆重的推出了他刚拜认的文学导师徐景洲先生。我大有受宠若惊之感,连忙对跃进同学说:“老班长,没有生面孔,我都认识。诸位请坐,不必客气。”席间,他们乘酒兴,可能是接着刚才的话题,七嘴八舌,大谈文学,古今中外,无所不及。我也插不上嘴,只能呆坐在一旁,一时间似乎被冷落与遗忘,唯有洗耳恭听份了。几人之中,除了跃进年龄大一些以外,其他人都是文学青年。如此看来,这场夜宴,不仅仅是跃进同学的拜师宴,也是大洲先生传经布道的讲习酒会。跃进同学表现的尤为活跃,谈写作、谈诗歌,更是滔滔不绝,似乎头头是道。我就感到很纳闷,1987年夏天,在我们那一届高中同学毕业10周年的聚会上,作为主持人的他,开场白未了,突然莫名其妙的掏出一叠稿纸,动作夸张又十分动情地用邳普,朗诵了据说是连夜专门为聚会赶写的抒情长诗:“大海啊,您是多么的大!白云啊,您是多么的白!蓝天啊,您是多么的蓝!毕业10年的同学啊,我们从四面八方聚会在一起,一定要醉倒在酒桌边……”刚听到这几句,我实在不敢恭维,鸡皮疙瘩遍布全身,每一根毛细血管限度的扩张,隐约地有肿胀的感觉。就借故夺路而逃,直到聚餐之前才敢出来。可是?怎么今天的他,变化就那么大了呢?真是判若两人!难道真是这几年受到大洲先生熏陶?还是自学苦练修炼结成今天的正果?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次日上午,跃进同学不请自到的来了我的办公室,说是要为我拍几张照片,让我看看他的手艺。为了证明他的技艺高超,他还特地带来一张据说是他的获奖作品。我被他摆弄来半个多小时,直到两眼被闪光灯的强光照射的看什么东西都雾蒙蒙时才肯作罢。当跃进同学看到我办公桌面上有一张《邳州日报》社的10元汇款单时,笑呵呵地如同老私塾先生一般,摇头晃脑说道:“‘子曰:不学诗,无以言’。你知道什么是诗吗?”我的心头一紧,苦思敏索了一会,很难为情的回答“不知道。”他又问我一年有多少稿费?在虚荣心的驱使下,我告诉他:“今年50元,去年 0元。旧体诗词的稿费标准是:绝句是5元,律诗与词一样,都是10元。报社的领导和副刊编辑大洲先生与我的私交甚好,给我的稿费也就不那么细分了,无论诗还是词,按统货算,10块钱一个。”其实,那年我在《邳州日报》上才发表三首诗词。事后,因那句谎言,让我追悔和痛心疾首了很久,一直不能原谅我自己。跃进同学看着我的那点稿费,不屑的笑干了几声:“那你就不如我了。我今年的稿费已经一万多了。”顿时,我瞠目结舌,还未楞过神来,他又震撼性的说道:“我已在《自来水报》上发了个长篇报告文学,整整一个版面。年底准备再写个大部!”
我怯生生的问道:“跃进哥,你的报告文学写的是什么内容啊?大部又是什么呢?”叫了声“跃进哥”以后,我忽然感到很后悔,俗,太俗!人家跃进取得了卓著的成绩,斐然的成就,怎么可以叫哥呢?理应称之为“先生”才对。好在跃进同学有海纳百川的雅量,也没与我这个没文化之人在称谓上去计较。
他立即为我纠正道:“是长篇,是长篇报告文学!写的是我们一把手的光辉业绩,那是相当精彩。你连大部都不知道?这个你真的不懂?”
我认真地摇摇了头,随即又肯定点了点头,表示真的不知道,真的不懂。当时,我是汗流浃背,羞愧难当。深深地体会到了“书到用时方恨少”的这个道理。张了半天的口,鼓足了勇气道:“跃进同学,您读了那么多的书,博古通今,又会写作,从今以后就叫您先生了,您看行吗?在文学方面,还得靠您多多指教。”
他未置可否地微微的笑了一笑,这时,似乎也找到了作为先生的感觉,继而温怒道:“亏你还自学过几天文学呢!什么是大部呢?”他咳嗽几声,清了清积郁在喉咙的痰,喝了几口茶水,将其压了下去。“什么是大部呢?大部嘛,就是大部头作品。这样给你说吧,可能是大部头小说,也可能是大部头报告文学!简而言之,所谓大部,就是很厚的东西。”
我似乎还是不明白,虔诚的请教道:“要是很厚的城墙呢?是否可以简称为大部头墙?”
跃进先生哈哈地大声地笑了起来:“你的悟性太差,理解能力太低,不可教也。你啊。。。真乃朽木,不可雕也。”
我还是云里雾里的,头脑中一片空白,眼前一片茫然。似乎觉得文学这个东西太深奥、太神秘莫测了,好像不是我这样的人能够学习与探究的,或者说,我这个人天生就不是一块学文学的料。可是,我还是感到很纳闷,暗暗寻思:同是高中四班毕业的学生,何况,当时他成绩也不比我强,怎么这十多年来的差别就那么大的呢?我很难想象他的大部头报告文学是怎样写出来,又是怎样发表的。我既不敢探究,也不便深问。对跃进先生只有高山仰止了!旋即又从他全身上下又重新仔细的审视了一番。看着他微微隆起的肚子,料想里面肯定装满了不少的东西,如果要是真能印成书的话,估计至少得装五、六车。
跃进先生起身走的时候说道:“过几天把你的照片和我的长篇报告文学一并送来。你多抽出点时间,把我的作品好好的读一读,认真的学一学。我想,对你的写作水平和写作技巧的提高会有指导作用。”闻听此言,我激动的一阵颤抖,几乎站立不稳。如此厚爱,让我紧紧的握住他的双手,语无伦次的不知说什么好,连声道谢,一直送到楼下。“跃进先生,到时候,我一定请你吃饭。你的大部报告文学,就是我学习写作的范文,我一定要悉心研读领会精髓。”跃进先生咧开了大嘴,开心的大笑起来,那朗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楼宇,余音不绝,久久回荡。
时至今日,我也没有请跃进先生吃饭,因为到现在,我也没有收到他的报告文学和我的照片。
邳州刚开通网络之时,单位上网的不多,个人上网者更是凤毛麟角。以大洲先生为代表的网络先驱,引领了邳州时代的新潮流,作为批网民,我与宁箭先生等人紧随其后。在一次电信局举办的网民联谊会上,跃进先生受邀也莅临会场。吃饭时,我们几个熟悉的朋友坐在一桌,大家海阔天空畅谈网络世界,跃进先生却是哑口无言,犹听天书。他按耐不住探奇之心,谦虚地低声问我如何上网?有何作用?我就简单地说了上网的必备条件,学学打字,不行的话买个手写板。再注册个网名,可以看新闻、发帖子、与网友聊天等等。跃进先生问我起个什么网名呢?我告诉他:“这个非常简单,网络是虚拟的,名字也不一定真实,可以根据你的爱好、心境等等随便起一个。你的姓氏很好,就更好起名子了。你姓董,可以用你姓氏的谐音,懂就是知道、了解。你爱好广泛,知识宽阔,找个字词就行了。”我又对他进行了一番启发:“比如,你喜欢摄影,可以叫懂照相;你精通文学,可以叫懂文学、懂诗歌,您擅长写作,可以叫懂报告、懂小说;你爱好古董,可以叫懂文物。还可以结合你的工作特性去起,如懂工会。等等。”跃进先生思索一会对我说:“你看我叫懂规格怎样?”“这个懂规格怎么讲呢?”“规格,是个多意的名词。如果把这个词拆来讲,‘规:就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格:就是格调,也就是修养品行。’。同时,‘规格’这个词,代表了级别,比如文物的级别,就是按照规格、级别确定的。”这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我连连奇“妙、妙、妙!跃进先生,你的思路太敏捷了,知识面也太宽广了,也只有你这么有文化的人才能想起这么美好的名字!”

共 9 1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不惜笔墨,从直写侧写、远写近写来着力刻画一位从小调皮、而大了吓人一跳的爱钻研、显摆的名人、作家的形象。文章刻画人物相当成功,无论是写法还是语言,抑或是细节描写上,都令人物鲜活逼真,仿佛就使读者身临其境地看到了主人公在自己身边经过。【编辑:付欢春】拉肚子如何止泻效果好
薏芽健脾凝胶服用说明
一岁宝宝口臭怎么回事
漏尿用什么纸尿裤好
友情链接